今后在新加坡看病再无隐私可言?

更新:
2017年11月13日 17:30
Unauthorized access to NEHR
(谢静怡制图)

红蚂蚁不免想,新法令如果规定所有的医生必须据实以报,那医生替病人保护隐私会不会被视为知情不报罪?

政府上周四(9日)宣布,将在接下来两三年内立法,强制全国医疗业者上载电子病历,建立一个国家电子健康记录(National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 简称 NEHR)的中央数据库。

这意味着,原本很私密、只有医生和病患才知道,就连家属都不清楚的个人病历,将被强制上载到一个庞大的中央数据库供不同医疗人员查询。

上载到中央数据库的病历也不再属于病患,而是专属于新加坡卫生部,并由卫生部控股属下的综合保健信息系统公司(Integrated Health Information Systems,简称IHiS)全权管理。除了居民的病历须上传之外,永久居民和任何在新加坡看病的人士的病历也会上载到这个中央数据库。

许多人看到这则新闻时,感到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么一来,病人不就再无隐私可言?会否被无良医生和保险公司滥用导致利益受损?网络黒客会否入侵系统盗取病人资料?强制落实是否意味着所有医疗人员无需经由病患同意就能随意查看病历记录?当然,也有人担忧,日后想去不同诊所骗取病假单,再也“走投无路”了。

网民最担心的这些风险都有可能出现,关键只在于何时发生、如何发生和发生在谁身上。

担忧一、病人再无隐私可言?


“建立一个中央系统来收集所有的医疗信息听上去像是一个好主意,能想到的益处也很多。然而,这也意味着政府将能知道一切关于你的信息。在我看来,我们已毫无隐私可言了。你可能无时无刻都被追踪。当局如何决定谁有权利在病人知情下去查询这些档案?政府应该更透明地与我们沟通,清楚说明这些数据将会被如何使用,在什么平台上被使用。”

“嗨,卫生部,请你们确保那些能查询资料的人都经过完善培训,知道应该如何妥善处理病人的病历记录。如有护士处理不当,导致病人的隐私受损,该名护士会不会得到相应处分?这个系统是否有完善的管制条例来追查究竟是哪家医院或者哪家机构的哪名医生或护士查询了相关病历资料?”

《今日报》也报道说,有医生指出,目前仍未出台清晰流程说明如何在这个新系统下保护病人的隐私,尤其是那些患有性病或者精神病患者的隐私。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今日报》,他的一些病人因为有“比较敏感的病情”,会直接要求他不要将病情或治疗方法写在任何病历档案或记录里。“身为一名医生,我必须尊重他们的要求。”

红蚂蚁不免想,新法令如果规定所有的医生必须据实以报,那医生替病人保护隐私会不会被视为知情不报罪?

担忧二、会否被无良医生和保险公司滥用?

“保险公司总是用各种借口根据一些额外的信息来增加保费。卫生部要采取什么样的防范措施来避免这个系统被保险公司滥用来提高成本或者拒付赔偿?毕竟现在他们也能够获取投保人的所有病情及相关数据。”

“如果保险公司也能够提取病人的所有病历,那他们不就变得超级强大吗?”

上述这则评论在网上引起了热烈讨论。最后有熟知保险业的网友总结说,保险公司的权限并不会随着NEHR系统的建立而变得更强大。因为“卫生部首席医学咨询总监刘清伟副教授在受访时曾清楚指出,有权限查询NEHR的资料者,若因护理之外的理由,须查询某个人的资料,如受雇前的资料审核或者保险用途等,都必须先征得这个人的同意才能查询。”

NEHR的网站上也清楚注明,只有在给予医疗护理时,医疗人员才能查询病患的病历。虽然立法后,所有病人的病历都会强制上载到NEHR上,但病人依然有权选择退出,拒绝让病历被查询。

担忧三、网络黑客会否入侵系统盗取病人资料?

“建立一个中央系统来存挡是很重要的。支离破碎的病历就像一个布满地雷的区域,就等着无戒备心的医生一脚踩下去。更何况,让资料得以共享就不会出现只有一间家庭诊所拥有病历一家独大的情况出现,这将能促成更良好的医疗服务延续,带来良性竞争。然而,中央系统也会提升盗取资料的风险,以及其他相关滥用资料的风险,这些都必须得到很好解决。”

除了网民担心的网络黑客之外,一些业者也担心,如果电脑资料的保安和中央数据库的防卫措施不到位,这个中央数据库很可能会成为另一个恶性电脑病毒入侵的目标。

卫生部首席资讯官连水木受访时也说:"有些事我们可以控制,例如如何保障NEHR资料,但私人诊所用什么电脑系统和防毒软件等,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他还说,NEHR保护资料的措施众多,虽基于安全理由无法详述,但他透露其中一项措施是NEHR收到业者资料时会先"隔离"一段时间,确保资料安全后才传进系统处理。据他透露,NEHR取得各业者系统内资料的模式,与国内税务局取得各公司,包括中小企业所提供的员工工资资料的方式雷同。

这样的解释听起来好像面面俱到,但好像又无法让人感到安心。

担忧四、以后不能“吃蛇”(偷懒)或骗取病假


“所有那些装病到全岛各地的政府诊所或私人诊所拿一两天病假的病假天王和病假天后今后将无处遁形了,因为网上的资料将一目了然地显示他们最近曾在哪一天去了哪家诊所拿病假。”

NEHR的好处

了解新加坡政府的人应该明白,“老大”从不做没有好处的事。

建立一套中央电子病历系统确实会大大提高效率。长远来看,无论是存档的完整性、共享资料的便捷程度,病人所获取的好处,都将远远超过私人医疗护理业之间的各自为政,利大于弊。

据《联合早报》报道,NEHR所需资料包括病人的年龄和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资料、入院和看诊记录、用药记录、化验结果报告、手术记录,以及对药物过敏或起不良反应等记录。

有了NEHR,政府医院、私人医院和诊所的医生就能在为同一名病人进行治疗时拥有“全知”的病历资料,不至于重复执行一些医疗程序(如化验和扫描等),可以为病患省却再做同个检查的麻烦和医药费,也可大大降低开错药的风险。

尤其是当病人是年长者,在送往医院急救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医生是无法从病人或他家属口中得知完整病历的。

中央医院紧急医学顾问医生林家豪说,NEHR对医生的帮助很大,尤其中央医院接收很多年长病患,他们可能因患上数种慢性疾病而服用多种药物、或者认知能力出现障碍,亦或必须由家人为他们决定医疗选项等。有了NEHR上的详尽病历,就无需再依赖病患记取资料,或要求病患家属忆述资料,可以大大提高医疗效率。

执行上的难度

比较值得我们认真探讨的是,政府在立法执行NEHR时,该用什么样的速度让全国人民逐步适应、建立起信任、感到安心,从而顺利地过渡到新系统。

《联合早报》刊登的数据显示,NEHR其实早在2011年就开始启用,然而目前只有133个业者,包括公共医院、综合诊疗所和社区医院等把资料上载至NEHR。全国仍有4000多个私人业者没有跟上,其中多数是私人家庭医生、牙科或专科诊所。

据《海峡时报》报道,政府原计划是在2012年执行NEHR,2015年全面落实,后来计划被滞后,今年年底再次被提上议程。

2011年至今6年已经过去了,为何4000多个私人业者仍无法跟上?这些私人业者真的能在两三年内将所有的病人资料上载完毕?别忘了,有些诊所已营业几十年,病历数量之可观可想而知。

20171113-GP handwritten records.jpg
许多私人家庭医生诊所的病历表都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橱柜。(海峡时报)

私人家庭医生诊所应付得来吗?

红蚂蚁常去看诊的,是一间营业25年以上的诊所,医生还在用手写病历。

由于病人多为老客户,医生会花较长时间看诊,病人与医生之间也有一种长期建立起来的默契与信任,检查完毕后医生会当着病人的面将病情写在病历卡上,然后开药再叮嘱几句注意事项。

20171113-GP clinic.jpg
卫生部最近的调查显示,受询的1500间私人家庭医生诊所,有20%仍在使用手写病历。(海峡时报)

相信全岛有不少这样的家庭医生诊所、牙科诊所及专科诊所。这些医生一整天看诊都忙不过来了,现在还强制他们将橱柜里的病历在两三年内全部电子化上载到NEHR,诊所真能应付得来吗?

最后还是病人埋单?

虽然政府宣布将拨款2000万元,供那些在2019年6月或更早之前开始上载资料至NEHR的业者申请,津贴它们提升电脑系统所需承担的部分成本,但如果按4000多家诊所分摊下来,每间最多只能得到5000元津贴。更何况,卫生部也宣布,私人家庭医生诊所和牙科诊所等一律只能获2400元津贴。

除了用于提升电脑系统之外,诊所估计还得花钱聘额外员工来将几十年的病历输入系统内,工程量浩大,并非2400元就能解决的。

就连卫生部首席资讯官连水木都坦言,多数私人业者至今没有参与NEHR,主要原因在于须自费提升电脑系统。红蚂蚁相信除了成本之外,还可能包括业者之间的竞争,或是担心加入这个数据库之后,私人业者会受到当局一定的监视。

如果政府只是一味地将这块成本强加于私人家庭医生、牙科和专科诊所身上,可预见的结果就是诊所肯定会将这块成本转嫁到病人身上,门诊费自然水涨船高。这与卫生部想借助NEHR来降低医疗成本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医疗系统会否越来越不人性化?

红蚂蚁不仅想起最近陪家人到中央医院看病,那里的专科顾问医生已采用NEHR系统,然而整体就诊体验似乎缺少了我们熟悉的那份人性化。

整个看病过程中,医生都用“斜眼”看人,因为他的一双眼睛必须盯着电脑打字。好不容易等到医生起身走过来用手进行检查,前后却不到15秒,让人感觉好像没有检查完毕似的。

检查到一半,又被医生叫去进行各种检验测试,然后拿到报告后再回去复诊,医生就直接根据报告上的数据做出诊断。整个过程光等待进行检验和等待看病就花了3小时,真正看病时间不到三分钟,似乎是“人工智能”在看病。

难道医疗效率和人性化就诊是必须相互取代吗?这点值得我们深思。

我们有必要每次在选择效率时就牺牲掉“人性化”的那部分吗?新加坡之所以是大家认同的家园,便捷效率高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更大的原因还在于,这里人与人之间有着尊重、有着互爱互助、有着温情和关怀,而不是只有冷冰冰的系统。

我们为何会喜欢去找某位医生看病而不找其他医生看病,除了对方医术好之外,更大的原因不外是对方很细心很专业很尽责,让我们倍感亲切尊重很安心。就像我们为何喜欢去光顾某家商店,不外也是因为对方服务态度好,让我们购物时心情愉悦。试问,有谁愿意花钱买罪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