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报道李总理访美 怎么都带点酸酸的调?

更新:
2017年10月24日 22:38
李显龙
(路透社)

今天凌晨的“李特会”看似一切都好。特朗普已应邀明年访问新加坡。美中不足的是,特朗普竟然在社交媒体上称呼李显龙总理为“龙总理”。

李显龙总理新加坡时间今天(24日)凌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这是时隔一年零两个月之后,李总理再次踏足美国。

可能因为今天是中共十九大闭幕,中国媒体忙着报道国内政治大事,只有少部分聚焦“李特会”。但不难发现,在那些与李总理访美的相关报道中,大部分都带有酸酸的调,传递的“负能量”大于正能量,与报道中国领导人出访完全不同调。

环球“民调”:八成网民认为新加坡在美战略中地位下降

先看看环球网。在首页搞了个“民调”:你认为新加坡在美国战略中的地位是否下降了?

截止今晚9点,有82% 的网民投“是”,有18%投“不是”,看来环球网读者的立场相当鲜明。这个“民调”还附带了一句话说:““李显龙访美与特朗普会谈。特朗普并没有为李显龙安排国宴。特朗普奉行孤立主义政策,一些东盟(亚细安)国家对美产生了焦虑。”

第一句明指,李总理这次获接待的规格降低。第二句暗指,包括新加坡在的亚细安国家对美国产生焦虑。

“澎湃新闻”也以同样的角度作报道,标题是,“李显龙再访美,美方接待从去年的白宫国宴到今年的工作午餐”。

李总理访美并未受冷遇

李总理这一次是在美国华盛顿展开“正式工作访问”,也就是进行以工作为主要目的的访问,因为不是“国事访问”,当然就没有国宴。不过,李总理是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首位下榻布莱尔宫(Blair House)的亚细安国家元首,这足以显见美国对新加坡的重视程度。越南总理阮春福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第一个访问白宫的亚细安国家领导人,接着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泰国首相巴育也先后到访,但这三位领导人都没有入住布莱尔宫,所以李总理并没有受到美方冷遇。

而且,除了与特朗普会晤外,李总理还将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等高官。此外,李总理还将与美国主要国会领袖会面,包括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以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资深成员、民主党人本·卡尔丁。

中国媒体关注 新美关系如何影响亚太地缘政治

“澎湃新闻”的报道引述中国社科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表示,对于美国而言,新加坡的角色相比以前可能有所下降,而原因则是多方面的。特朗普政府调整外交政策,提倡美国优先,没有像奥巴马政府时期那样在政治、安全等方面大肆扩展,某种程度上而言,有战略收缩的意味。在这样一个大背景和大方向之下,李显龙访美,想说服美国重视东南亚、保持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东南亚的关注力度,是比较困难的。

《解放日报》则转发题为“时隔一年再访美,李显龙设‘小目标’”的文章中称,自特朗普上台后,新加坡似乎感到些许落差。文章引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称,“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重视度似乎不那么充分,美新战略沟通并不频繁”,新加坡希望继续维持战略上密切沟通的关系,继续游说美国在亚太的重要性。”

概括而言,中国媒体关注的不是新美关系,而是新美关系如何影响亚太地区和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及战略形势,并认为新加坡难以说服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关注东南亚。中国媒体关心此议题,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治理中采取战略退缩的态度,同时主张废除TPP,不仅改变地缘战略格局,也给中国留下更多伸展空间,若特朗普发出新的战略信号,势必将对中国造成影响。

确实,特朗普今年1月上台至今,还拿不出一个较清晰的亚太政策,难怪部分东南亚国家会感到焦虑并开始倒向中国。但特朗普至今已经会晤了五名亚细安国家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德国汉堡峰会期间,见了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比前总统奥巴马第一年任期时还多。《联合早报》社论曾写道:这与他竞选时及上任初期不大理会亚细安国家的态度大有不同。

亚细安已成美国重要贸易伙伴

一些亚细安国家也发现,只要抓准特朗普爱做交易的外交手法,投其所好,采取措施缓和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还是可以吸引美国关注本区域。纳吉访美就被认为采取在中美两面下注的策略。况且,统计数字显示,快速成长的亚细安已成为美国的重要伙伴。

美国华盛顿东西方研究中心、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和美国—亚细安商业理事会联合出版的报告《亚细安对美国很重要》的数据显示,亚细安是美国第四大出口市场,美国是亚细安第四大贸易伙伴。2015年,美国出口到亚细安的产品和服务总值超过1000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了81%。蓬勃的双边贸易使得亚细安成为美国就业市场的重要支柱之一。

新加坡打经济牌 买波音客机

US-SINGAPORE-DIPLOMACY-170453.jpg
(法新社)

特总统爱谈生意,新马泰领导人到访,全都躲不开“买美国货”议题。新加坡也顺势大打起经济牌,李总理和特总统见证了波音和新航签署的价值138亿美元商业协议,新航将购买39架飞机,给美国送上七万个就业机会。特总统应该是高兴的,他说:“我们和新加坡有深厚的贸易关系,我要感谢新加坡对美国的工程系统有信心。”

李总理:美国对新加坡贸易长期拥有顺差

李总理则强调,美国在对新加坡的贸易中,长期拥有顺差,2016年的贸易顺差达到183亿美元。新加坡是美国在亚细安的最大贸易伙伴,而美国是我国在亚洲以外最大的贸易伙伴。特朗普拉拢亚细安国家,一起制裁朝鲜是初衷之一,因为部分亚细安国家与朝鲜有较多的贸易往来。李总理说,新加坡强烈反对朝鲜半岛的核试验,因为这影响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两国也承诺加强反恐合作,新加坡是打击伊斯兰国组织联盟内唯一调派军事资源和人员的亚洲国家。李总理宣布,将延续现有部署多一年至2018年。

李总理对特朗普11月亚洲行表关注

特朗普下个月展开亚洲行,除了访问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五国,也将出席在菲律宾召开的亚细安—美国峰会和东亚峰会,以及在越南举行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峰会。李总理说:“这是个很重要的行程。我们期待与您见面,同时聆听您的讲话内容。”不只是新加坡,本区域国家相信都高度关注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他到时会向本区域国家释放什么样的信号?这是否将改变亚太地缘政治格局?

特朗普应邀明年访新 闹“龙总理”乌龙

20171024trump.JPG
(特朗普面簿截图)

今天凌晨的这场“李特会”看似一切都好,至少在媒体面前表现是如此。特朗普已经接受李总理的邀请,将在明年访问新加坡。美中不足的是,特朗普搞不清楚亚洲人的姓名怎么叫,竟然在社交媒体上称呼李显龙总理为“龙总理”(Prime Minister Loong)。特总统看来对亚洲还是不太熟悉,华人的姓是放在前面的,不是后面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