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骨灰撒在公园内 网民担心会闹鬼

更新:
2017年10月11日 18:00
香港歌连臣角的新纪念花园。(互联网)

环境局在接下来几个月的讨论当中,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处理好生者(公众)的意见、解决他们的困扰。不能一味将公众认为可能“闹鬼”的说法视为迷信。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上周宣布,有意在本地提供陆地生态葬服务,让公众可以将骨灰撒在公园内。对于这项提议,网上有不少人深表支持,他们很高兴看到本地终于出现一种廉价、方便、环保又能“入土为安”的安葬方式。不过,也有相当多网民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导致阴气不散,成了“闹鬼”公园?

还有不少网民希望这种殡葬方式不会被有心人转换成一种赚钱的手段。也有人趁机“酸”政府说,推出这项计划后,估计政府连买肥料的钱都能省下了。

虽然尘埃未定,环境局也表示将在接下来几个月就这个课题与民众和各个宗教团体展开咨询,但许多新加坡网民已经凭经验自己总结说,政府肯定是想好了才会宣布,咨询过程只是走个流程罢了。

这个可以撒骨灰的公园究竟在哪里?面积多大?骨灰到时将如何撒进土里?公众日后能不能在公园里行走?一系列的问题目前并没有答案,环境局也没有公布任何详情。

不过,环境局透露,之所以有此倡议,是因为有不少国人对这种新颖的殡葬方式非常感兴趣。目前,美国、澳洲、韩国、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都已推行类似做法,让公众将骨灰撒在公园内。

本地网民针对这项提议的讨论主要围绕在四方面。

一、撒骨灰的公园会不会闹鬼?

公众一般都会有意识地选择绕开墓地。如今,将传统墓地的“内涵”转移到一个公园内,这个公园虽美其名叫“公园”,性质上早已成了墓园。差别只是在于,与其将骨灰放进瓮中摆在骨灰塔灵位上,现在是将骨灰“赤裸裸”地撒在公园内,骨灰的性质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依然属于往生者的一部分。

有不少网民怀疑,走在这样的公园内,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四周阴风阵阵?

如果往生者的灵魂死后还有未了的心愿,会不会就这样附在公园内的花花草草或者大树上、阴魂不散?试问,普通民众连墓地都不太愿意亲近,又怎么会有勇气去逛一个可能“闹鬼”的公园?到时,公园会不会占据了宝贵地段,却只能用来撒骨灰,失去了其作为公园的基本功能?

二、选址地点须深思熟虑

许多网民指出,这个公园的地点不能选在风大的地方,也不能过于开阔。不然骨灰刚撒下去,就被风吹散在草坪上被人践踏,这样会很不吉利还会给生者造成困扰,毕竟不小心踩踏到骨灰也是一种大不敬。大伙儿也不免害怕,万一骨灰沾在衣服上,亡灵很可能会跟着回家,到时麻烦就大了。

有网民建议,被撒下骨灰的范围应清楚标记出来,以免逛公园者不小心踩到骨灰。

新加坡是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社会,不同种族和宗教的族群能否在同一个公园内撒骨灰还是必须分开区域?这些问题极为敏感,处理不好必会引起不快。也有网民提出,不妨考虑将这个公园设置在其中一个外岛上,龟屿岛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三、撒完骨灰如何辨认谁是谁?

虽然环境局没有明确介绍公众将如何在公园内撒骨灰,《海峡时报》在新闻报道里却提出了一种可行的概念:在公园内挖一个深坑,将坑里铺满小石头,公众可以将骨灰撒在小石头上面。坑旁的喷水器会不定时洒水,让骨灰从小石头的缝隙里渗透进地底的泥土。当一个坑被填满后,第二个坑就会开放让公众继续撒骨灰。已经被填满的坑则会种上花草,但不会让公众放置任何名牌或个性化标记。

问题来了。将骨灰撒完后,到了祭日或清明时节,亲属该如何到公园“扫墓”祭拜?毕竟深坑和花圃都无名无姓,而且多人的骨灰全混在一块,无从辨认,何以祭拜?也有人说,人都走了,选择将骨灰撒在深坑里,就是为了不必年年祭拜,省得给后人添麻烦。

四、撒骨灰的做法与各大宗教是否有抵触?

新加坡佛教总会会长释广品法师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将骨灰撒在公园内是一种与佛教教义没有冲突的安葬方式,就如海葬和天葬一样,最终还是取决于公众是否能接受。"把遗体火化的做法原本让人难以接受,但随着时间推移,众人也开始接受。我相信把骨灰撒在特定地点的做法也会如此。"

道教相信,人的三魂分别在阴间、祖先牌位以及骨头、骨灰处,若骨灰被撒在别处,往生者将无法入土为安,对家人也有不好的影响。

印度教崇尚海葬,本地绝大部分的印族死后都选择海葬。印度教相信,往生者将骨灰撒入恒河(即印度教最神圣的一条河流)是最高级别的葬礼,可以获得永恒的宁静。即使无法亲自将骨灰撒入恒河,只需将骨灰撒进大海,也能与恒河衔接,有异曲同工之妙。

新加坡基督教会协会则认为,由于陆地生态葬并非取代任何的安葬方式,而是提供另一选项,预计这种做法不会遭到太大的反对声音。目前在基督教社群里,仅有一小部分的人坚持选择土葬,多数都会选择火葬。

天主教禁止撒骨灰的做法。天主教的教义明确规定教徒必须将往生者的骨灰好好保存于骨灰瓮内,不能撒在空气中、大海里、森林中或者公园内,也不能将骨灰分成几份由不同亲属保管,亦不能将骨灰制作成纪念品戴在身上。这主要是因为天主教相信人死后总有一天会“肉身复活”,必须确保骨灰的完整性。

伊斯兰教则坚持往生者死后必须立即土葬,入土为安。

在新加坡火葬最受欢迎

本地目前可供选择的殡葬方式有三种:土葬、火葬和海葬。

要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入土为安”是有附带条件的。选择土葬的往生者只能租用墓地15年,租约到期后,就必须迁坟或者将遗体火化。如若遇上政府征用地块进行发展,还必须提早迁坟,占地93公顷的比达达利新镇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开发时,必须将旧坟场内的超过12万个坟墓清除。不过,新加坡的情况并非最严峻,相比之下,香港的墓地租约为6年,名副其实的一地难求。

新加坡2016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去年总死亡人数为2万人,超过80%往生者都进行了火葬。换句话说,新加坡政府必须解决平均每年增加1万6000个骨灰瓮的安置问题。目前,寺庙的骨灰灵位价格介于1600元至2万2000元之间。政府所经营的骨灰塔灵位价格则在500元至900元之间。这些都不包含葬礼和火化费用。可见,火葬近年来在受欢迎的同时,费用也水涨船高,促使许多人选择更廉价的方式来处理骨灰。

海葬则是直接把骨灰沉入大海或者撒在海上,这么一来后人就无需年年在祭日回到灵位清理墓碑,只需出海凭吊追思。目前我国允许海葬的地点是实马高岛(Pulau Semakau)附近的指定海域。

中国近年盛行海葬、树葬和花葬

在亚洲人口最多的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1997年逝世后用海葬的形式将骨灰撒进大海,他的做法让海葬这种殡葬形式在中国备受关注。一些南方城市如广州、深圳、珠海等地,海葬至今都相当盛行,人们已经能够接受从“入土为安”改成“入海为安”。

近年来,选择其他比较新颖的殡葬方式如花葬、草坪葬、树葬等生态葬法的群众也在逐渐增多。中国政府部门也通过积极宣传和生态奖补贴等方式,在推广生态安葬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随着人们需求的不断改变,一些新式的殡葬法也应运而生。

新式殡葬法

树葬与花葬

树葬指的是将骨灰埋入地底后,在埋入地的地上植树。花葬则是在埋入地的地上种植往生者生前最喜欢的花。

20171011-flower burial.jpg
(互联网)

生命晶石

通过尖端科技,用高压高温方式将骨灰转换成一颗颗色彩亮丽的钻石,也称“生命晶石”。这种概念其实是在佛教“舍利子”的概念上演变而成。制成生命晶石的骨灰不会轻易变质,还可以放在琉璃罐中展示,甚至做成饰品如戒指或耳环随身携带,实现往生者环游世界的心愿。一颗生命晶石的价格目前介于1卡拉3000美金(约4,068新元)至2万美金(约2万7124新元)左右。

20171011-ashes into diamonds.png
(互联网)

冰葬

将往生者的遗体放置在液氮(liquid nitrogen)中,让遗体温度降至零下196摄氏度。在超低温下,遗体内的有机组织很快会脱水,接着再利用超声波将遗体粉末化变成骨灰。

碱性水解(alkaline hydrolysis)

让遗体在不锈钢机器内水解3小时,再把液体倒入排污水道。家属可以保留剩余的骨骼残骸。据悉,这方式比传统火葬少用了90%的能量。

人工珊瑚

在往生者的骨灰中混入人造礁石,然后沉入大海的珊瑚礁区域,珊瑚就会在骨灰礁石表面上生长。这种人工珊瑚能保存并维护海洋生态环境。

20171011-Eternal Reef.jpg
(互联网)

黑胶唱片

录下往生者生前时长约24分钟的声音,然后在他死后将骨灰制成黑胶唱片,价格约3000 英镑(5370新元)。

20171011-ashes into Vinyl.jpg
(互联网)

太空葬

将小部分骨灰装进一个小药盒大小的特质金属容器内,再由美国旧金山的一家公司送上太空绕着地球和太阳飞行两年,不过发射火箭上太空的时间由公司自定,每两年发射一次。往生者的亲属可以通过手机直播火箭发射过程,升空后,只需抬头仰望星空就能凭吊。太空葬的预约费为2500美元(约3,391新元),具体费用不详。

20171011-ashes in space.jpg
(互联网)

盆栽葬

本地有殡葬公司不久前推出了生物降解(biodegradable)骨灰瓮。这种新式的骨灰瓮分为两个部分,分别放置树的种子和骨灰。放置骨灰的部分在自然溶解后就会促进种子发芽。这种骨灰瓮可以当成盆栽种在家中,无需墓地。

生者为大

环境局在接下来几个月的讨论当中,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处理好生者(公众)的意见、解决他们的困扰。不能一味将公众认为可能“闹鬼”的说法视为迷信,重要的是安抚人心。唯有将整个撒骨灰的流程梳理好,才不会落人口实或引起非议。

虽说“死者为大”,但往生者再有看法或是持反对意见,撒不撒骨灰对他们而言,都已不是问题。在这个课题上,活着的人意见才最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