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ike创始人28岁拥4亿身家 如何做到的?

更新:
2017年10月11日 10:14

石一:“如果我们不能在这几百万个人(乘搭公共交通者)中,把至少四分之一转换成我们的用户,这是我们的失败。”
 

本地的共享脚踏车oBike创始人原本想当一名职业扑克牌选手,不料出师不利屡战屡败,后来决定涉略股票市场,却屡买屡输。绕了一圈发现互联网才是他能够捞得风声水起的地方,短短14年间,身家涨到至少20亿人民币(约4.12亿新元)。14岁开始创业的他,今年才28岁。

这名上海80后的男生石一并没有因为巨额财富而变得骄傲,也没有改变他务实的生活方式和作风。更难得的是,他还对新加坡情有独钟,今年初与三位合作伙伴在本地创办了共享脚踏车oBike。

短短9个月内,oBike这家起步公司不但攻进了11个国际市场,包括韩国、马来西亚、泰国、澳洲以及欧洲多个国家,还在今年8月份的B轮融资中获得4500万美元(约6052万新元)注资,创下东南亚有史以来最高数额的B轮融资金额。

石一曾对媒体发放狂言:“如果我们不能在这几百万个人(乘搭公共交通者)中,把至少四分之一转换成我们的用户,这是我们的失败。”

对于这样的石一,有人解读为自信,也有人称他很狂妄。如果从数据来看,也许他确实有本钱狂妄。新加坡的共享脚踏车市场目前约有3万多辆脚踏车,超过三分之一属于oBike,其手机应用在新加坡下载量已高达100万次。

1010_obike.jpg

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这位“狂人”看上去就和任何一名千禧一代(Millennials)一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衬衫牛仔裤,脚踩人字拖,完全没有亿万富豪的模样。

在解释他的上述“狂言”时,他告诉《海峡时报》:“20年前,没有人理解谷歌要做什么,也没有人在10年前能够看清面簿日后会成为什么样子。我对自己所作所为有百分百的信心。我们有远见。我们想要利用我们的科技来改善用户的生活、提倡一种更环保的出行方式。”

换句话说,历史证明了伟大公司的商业模式并非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一般人觉得石一狂妄,也许只是不理解他的宏图大计。

石一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也阐明了他为何选择在新加坡创办oBike:“新加坡的用户平均收入非常高,而且四季为夏的天气非常适合骑脚踏车。此外,新加坡政府对于创新非常开放及支持,加上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虽在亚洲,却更像西方国家,因此能把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国家。”

石一还说,他们会善用资金,全力进军东南亚市场,但也会抱着“危机感”推动自己。在他看来,人口约有6亿5000万的东南亚,经济发展快速,有发展共享脚踏车的潜能。他还补充说:“如果你不能保持每天如履薄冰的心态,那你就做不成一家优秀的公司。”

巧的是,就在oBike于今年1月率先插旗不久,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也进军新加坡本地市场。与此同时,另外三家本地公司Neuron Mobility、SG Bike和GBikes也加入这共享经济的战局。

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石一并不畏惧。他表示,要成为赢家,关键在于专注。他透露,公司不久后会宣布推出新产品,同时他们也会专注于本土化,继续改变商业模式、服务和产品。

正所谓乱世才能出英雄,市场上存在着这样的良性竞争,才能凸显出真正赢家。

这一路走来,石一有着太多不平凡的经历。

11岁留学德国

石一的父亲在他刚出生那年就离开上海前往德国从事翻译工作,母亲也在两年后只身前往德国。石一从小他就跟着外祖父母一起生活。

直到11岁时,石一终于有机会前往德国与父母相聚。那时,父母已经在德国定居并在新乌尔姆(Neu-Ulm)小镇开了一家中餐馆。

刚到德国留学那会儿,石一是班里唯一的一名中国学生,由于语言不通,刚入学阶段特别吃力。

“我不懂德语,只会一点点英语。所以母亲给了我一本《汉语-德语翻译》词典,以及一本《德语语法》课本让我自学。”他回忆道,“每一天,老师在白板上些什么,我就抄什么,遇到不懂的词我再去查字典。”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样的日子石一坚持了至少一个月,才能用德语进行简单对话。

14岁建立网站

本以为日子就如这样一天天过了,结果在石一13岁时,父亲给了他一台旧电脑。每天下午在中餐馆洗完碗碟之后,石一就会带着它到小镇上的图书馆学习。由于图书馆有提供免费的无线网络,石一就会花好多时间在那儿上网,希望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那台电脑开启了石一最美好的时光,也让他发现自己对编程有天赋。在那段期间,石一通过自学掌握了多种编程语言,其中就包括了编辑网站必备的JavaScript。没想到,这一技能,成为了他之后人生道路上最锋利的一把宝剑。

“我发现我能够通过设计网站来赚钱!它不仅能够吸引到不同网民,还能够吸引到广告。”

那年,石一才14岁,与他同龄的人多属于叛逆期的青春少年,还没确立人生方向。石一却已经成功在网上设立了论坛,为网友分享计算机相关知识与经验提供了一个平台。

一不小心,他在两年内建立超过30个网站,这些网站足以让他每个月赚取4000到5000美金不等的广告收入。据石一本人透露,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是从Google寄来的250美金支票!

“我会针对不同课题,设立不同网站,可以是关于中国、股市或者是金融领域。网站的内容我会外包给一些写手和记者,甚至包括德国杂志Spiegel。我只要提供给他们一些关键词,他们便能够展开创作。我会根据他们文章的内容,支付15到20欧元不等。”石一还补充说,“这对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他们一天能写2篇文章,一个月20天,他们每个月能够赚取800欧元的外块。何乐而不为?”

后生可畏,小小年纪的他,能有如此前卫的生意头脑,就连他的父母都坦言从未料到儿子能够靠网站赚取如此可观的收入。

20岁辍学环游世界

石一非常渴望自由,想要一份不论他身在何时何地都能够进行的工作。

2009年,20岁的石一本是法兰克福大学(Goethe University)的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本科生。该大学是德国著名的研究型大学,学生毕业之后前途无量,但石一却偏偏没有按部就班把书念完,仅仅读了三个学期就辍学了!

并非他学习跟不上,而是因为当时他的线上生意正在扩大,其中网页设计、媒体采购及线上推销已经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他觉得如果继续在学校里读书,那样他的“机会成本”就太高了!

小小年纪就说着不符合实际年龄的话,难免会令不少人觉得那是天方夜谭。但事实上,大学时期的石一,已经实现了人生的财务自由。

辍学后,他买了一张商务舱的机票开始环游世界。

一场高烧,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环游世界两个月后,他从西班牙加那利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岛屿特纳利夫岛飞往上海的途中却发高烧,结果在入境时被怀疑感染了当时正流行的猪流感(Swine flu)病毒,而被上海边检隔离了一个星期。

幸运的是,经检查后证实石一并非感染此病,但高烧却让他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一个月。这一个月,他思考了很多。在意识到生命的宝贵之后,他的人生轨迹也有了转变。

石一在住院期间,看到了上海和北京发展的迅速,也让他萌生想搬回上海多花些时间陪陪外祖父母的念头。

在这之间,他从来没想过回中国创业,因为德国媒体一直对中国有负面报道,就连在德国工作的父亲,也不看好中国的经济发展。

“也许是命运让我生病的。住院时我无法上网,原来的‘一人生意’的业务立即受到影响。我决定重头开始,寻找一种可以长期发展也更稳定的生意模式。”

他在上海接受看护的这段期间,他发现到:第一,中国网络人才很多,有很多工程师、程序员在德国都招不到;第二,成本低,至少比欧洲便宜了六成;第三,德国当地环境发展太慢。

于是,他毅然决定暂停环球旅行,留在上海创业。

人生开始走向巅峰

那年,他先在德国成立了Avazu(艾维邑动)公司,然后在上海建立总部。该公司致力于通过程序化广告技术进行效果营销,帮助广告主及开发者开拓海外市场。一年后公司就盈利了。三年后,公司赚了至少1千万美金。

从2009年到2017年这8年内,石一先后入选了多项财富榜单,其中包括《福布斯》全球版“亚洲30位30岁以下青年才俊榜(30 Under 30 Asia)”企业科技行业榜单和《福布斯》2017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30 Under 30)”。

被誉为全球互联网最受期待的创业者之一的石一,目前身价至少20亿人民币(约4.12亿新元)。

有了钱后,石一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回馈社会。

两年前,他在哥德大学成立了石一基金会,用于在大学内建立实验室,并投入于支持各种能够在不同领域里提供创新与解决方案的前沿研究。

在问及他对创新的看法时,他的回答很有意思。

“创新是多次失败的成果。要推广创新,就得做好失败的准备,去接受失败。我们也必须对那些失败的人心存感恩。”

或许正是这种豁达与情商,给予了石一“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人文关怀精神。

也难怪石一会说:“当你赚够了,你就应该考虑为他人及社会献出一份力。而oBike的目标就是希望为乘搭公共交通者完成第一及最后一英里的路程。”

石一从零开始到环游世界、实现了自我价值后反过来成就他人,不也是一种”oBike“精神?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