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 新中网红谁赚得更多?

更新:
2017年10月11日 10:15
(谢静怡制图)

不难发现,本地网红有着年轻化的趋势。虽然有些网红会想靠着平台赚钱,但大多数还是视Influencer为兴趣,并非职业。而中国网络平台和市场环境则更加复杂!

在2016年之前,Influencer Marketing(博主营销)的概念虽已出现,却不能威胁到传统营销机构。短短一年内,情况有了大逆转。据今年初的一项全球可靠数据分析显示,85%的传统营销机构都已经在采用博主营销策略。

博主营销有效地改善(或者说是升级)了公关(Public Relation),社交和新媒体(Social)与内容营销(Content Marketing)这三个平台之间的关系,大大增强了品牌的影响力与市场的竞争力。

目前,市场上最倾向于使用博主营销的行业包括食品业、饮料业、旅游业和美妆行业。

新加坡的博主,被称为“Influencer”,又叫网红。“网红”顾名思义,就是网络红人,有专门属性的忠实粉丝。她们喜欢在自己的博客、Instagram或其他网络社交平台晒出自己喜欢的时尚产品,如“衣服”、“食物”等。在中国的网络平台,网红也被称为KOL (Key Opinion Leader)。

如今,网红的年龄有越变越小的趋势。在新加坡,有越来越多就读于名校的学生,中学时期就已经在Instagram上有好几万名粉丝。许多网店、化妆品品牌和送货服务都喜欢找她们代言。

在中国,网红的年龄甚至已经小至四、五岁的孩子。他们会在大人们的帮助下拍短视频测评各种好玩的玩具,有时还会做一些科学实验等。他们甚至可以什么都不做,只需分享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就能赚取粉丝。例如在美拍上,4岁半的小山竹就已经拥有145万名粉丝,成为美拍上的“小网红”。

0510小山竹.jpg
小山竹(互联网)

由于网红的粉丝众多,受关注量大,吸引了大批商家纷至沓来,希望通过她们来为其商品打一打广告,做一波宣传。那本地的网红又有哪些呢?

新加坡网红

下雪(Wendy Cheng)

说到新加坡的网红,那我们就不得不提到郑彦彦(Wendy Cheng)。说她的真名或许没多少人知道是谁,如果提及她的网名“下雪”,想必大家会说“噢~原来是她!” 

1209xiaxue.png

下雪可以说是新加坡网红的鼻祖。她管理的博客一天能吸引约5万名读者,并获得了多项颇具声望的博客奖,其中就包括2004与2005年的亚洲最佳博客奖项——Wizbang博客奖。这不仅为她赢得了商业赞助,同时还获得了担任专栏作家以及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机会。据《AsiaOne》的一篇报道显示,在下雪当妈妈之前,光是代言费就高达2.5万新币!

真是人红之后,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Her World》杂志今年6月份刊登了一则文章,标题是“那些我们需要关注的新马十大女网红”。文章介绍说,“她们会用独特的创意与构思,将日常生活记录下来放上Instagram,为粉丝塑造一种视觉上的美感,所以一下子就在聚光灯下蹿红。”

而在这十大女网红当中,排在前两名的Christabel Chua和梁文珊也都是来自新加坡。

Christabel Chua

1209belly.png

排名第一的美容与生活网红Christabel,在Instagram上就有14万粉丝。随便一张旅游日常照片在Instagram上就收到了一万多个赞!

1309earningsByBelly.png

据Youtuber.me网站显示,过去一年,Christabel在自己的YouTube平台上只赚了不到2000新币。当然,数据到底真实与否,恐怕也只有她本人知晓了。

梁文珊(Naomi Neo)

1209namineo.png

《Her World》杂志上排名第二的梁文珊,在Instagram上也有37万粉丝。(粉丝更多怎么反而排第二呢?)一张朦胧的随拍,在短短十几个小时内就吸引到了两万多个赞!

《新报》The newpaper网站报道,梁文珊一年能赚4.5万新币!据她本人透露,她曾经平均一天能收到50到80封赞助商发来的邮件。只要出席一个赞助商的宣传活动,她便能够抽30%的提成。

除了那些上榜的,就在上个月初,《海峡时报》也刊登了一则题为“青少年在社交平台上有众多粉丝”的文章,介绍本地的“学生网红”。

王茁瑜(Joey Heng)

1005王茁瑜.png
图为王茁瑜在为Teafolia做宣传。

年仅16岁的本地学生王茁瑜在Instagram上也有两万多个粉丝。

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王茁瑜表示,她只希望跟随潮流,把自己最时尚的照片发出来。她认为,“能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或许是因为我穿的衣服好看吧!”

很多学生网红在做代言时,收取的一般不是现金,而是免费商品和折扣劵等等,这也导致她们的收入很难估算。但大多数还是视Influencer为兴趣,并非职业。这些学生网红向《海峡时报》透露,自己还是会更专注于学业,社交平台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在上面晒出自己随心所欲、简单又不浮夸的生活照罢了!


中国网红

提到中国网红,新加坡人最熟悉的有两人,一个是以网络视频路线为主、语速快过高铁、模仿能力超强的Papi酱;另一个是坐在办公室座位上,利用各种唾手可得的工具来“做饭”而一炮而红的“Ms Yeah”(办公室小野)。

Papi酱

1209papi.jpg

Papi酱大多会以嬉笑怒骂的方式表达社会上一些问题,例如:过于物质化的拜金女、被逼婚的青年、人们对于心理疾病的误解,还有一些饱含知识的视频也颇受人关注。

这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传递了社会中的正能量。她也是社会中不多的“才华与美貌”并存的博主。据悉,不久前,Papi酱获得了1200万元人民币(约240万新元)的融资,并且估值达到了3亿元人民币(约新币6000万)。其中是不是有一定水分呢?这个或许只有她们的团队才知道了。

办公室小野

1005_办公室小野.jpg

办公室小野在面簿上的粉丝目前已经高达343万人。她在每集视频里的异想天开DIY做饭法其实徘徊在创意与恶心之间,让人忍不住追看的同时又边看边骂不卫生。也只有Ms Yeah能想出用热水机煮火锅、用熨斗烫肥牛、用电钻制作棉花糖、用键盘压出waffle松饼的形状,以及用吹风筒和咖啡壶来烘烤饼干。

2016年春节后才受到瞩目的办公室小野,今年在美拍2月所公布的榜单中,已经在综合分数上超过papi酱跃升为第一。在海外,办公室小野的视频在YouTube的播放量也已超过400万,甚至登上了面簿等社交网络的头条。看来,Papi酱的市场有人来分一杯羹了。

冯提莫

冯提莫.png

冯提莫,原名冯少男。冯提莫因在直播平台玩LOL(英雄联盟)网络游戏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用麦给观众唱了几首歌,然后人气开始旺起来了,在斗鱼直播间走红,现为斗鱼女主播,直播关注达到400万。据南方网了解,冯提莫单靠在斗鱼平台的人气和礼物打赏数,一个月就能吸金81万人民币(约16万新币)!

张大奕

张大奕.png

张大奕,当今中国淘宝第一网红,2015搜狐时尚盛典年度电商模特候选人。作为模特出道,淘宝素颜大赛第一名得主,张大奕除了《瑞丽》之外,还时常出现在《米娜》、《昕薇》等时尚杂志的内页服装搭配中。

最初网红加入电商行业,主要的售卖推广方式是放照片,写文字介绍产品。张大奕为了有效地将互联网与粉丝联系起来,她想到用视频讲解的方式。2014年,张大奕用微单,拍摄了第一只5分钟小视频,她绝对是最早使用视频来介绍产品的网红。

张大奕在短短几年间完成了人生的多级跳,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了人生赢家。据搜狐网报道,就2015年,张大奕的电商事业赚了3亿人民币,约合6000万新元。

当然,还有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排名第一的网红王思聪。

1309王思聪.png

“国民老公”王思聪属于另一个级别,他靠有钱走红!有钱!特别有钱!!恩,他的介绍差不多就这样!

中国网络平台和市场环境更复杂

中国的网购平台目前依旧处在风口浪尖阶段,网商多,广告需求也多。网红一旦红起来,大部分就开始当模特或接广告,少数的也会开淘宝店或开微店等,再厉害一点的就是自己设立品牌。

相比之下,新加坡的网红变现能力就相对小得多,其主要原因还是市场小,机会少。

在中国,不算直播和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光是像腾讯、爱奇艺、主流视频平台就有不下15家,而且数字还在不断壮大。网友允许在网络直播平台通过充值方式购买虚拟道具或礼物,送给主播。这也导致许多“蛇精脸”想借着这个平台搏出位。

据悉,在YY网络直播平台,点赞免费,最贵的单次物品是20元人民币(约4新币),主播可以拿到30%,YY拿走一半,公会(需要与公会签协议之后,主播才能开张)再拿走剩下的20%。而冯提莫所在的斗鱼直播平台,最便宜的礼物“赞”0.1元人民币(新币约2分),最昂贵礼物“火箭”是500元人民币(约100新币)。

反之,在新加坡,几乎是只有YouTube和Instagram两家独大的格局,而且还不存在打赏收礼等形式。总而言之,通过对比,从新中两国的网红反射出来的两国审美、娱乐和幻想不言而喻,管它是否要搏出位,毕竟,自己开心就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