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莉玛“义顺总统府”安保情况,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更新:
2017年09月20日 14:29
哈莉玛家买下的走廊私人空间。(联合早报)

红蚂蚁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回走访义顺4道,还原一个比较真实的情况。

大概是国人第一次遇到总统住组屋区,觉得太过新鲜,这些日子网上流传有关哈莉玛义顺住家周边情况的照片和贴文层出不穷,真实情况有之,但相当一部分是充满怨气、误解的不实信息。

20170919letter.JPG
例如这封公开信。(网页截图)

红蚂蚁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回走访义顺4道,并结合实际资料,围绕“总统保安”议题,还原一个比较真实的情况。

一、我国历任总统都住在总统府?

有不少网络言论称,哈莉玛身为总统却不住在总统府,有损国家形象。但事实上可以确定的是,我国历任总统中,至少有薛尔思、黄金辉、王鼎昌、纳丹和陈庆炎这五位总统在任期间,选择住在自己家,总统府是他们办公和接待外宾的场所。只是哈莉玛有别于前任们,选择住在组屋,才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20170919_PresidentHouse (1).jpg
(谢静怡制图)

所以按照这些言论的逻辑,哈莉玛总统和大部分国人一样住组屋就不行了?前总统们住在有地住宅就有利国家形象?

二、打通相邻的两间组屋是总统特权?

红蚂蚁看到这个就苦笑了,还以为全新加坡人都知道,只要房屋符合楼宇结构和相关条例,所有有资格购买组屋的居民都可以向建屋发展局提出申请,打通毗邻的两间组屋。在此送上HDB相关网页,不懂的看这里就好了。

三、警方对总统住家附近人员不断截查看IC?

对于安全部门来说,要摸透总统邻居及周边居民的底细太容易了,监视周围动静也可以做到不露痕迹,何必做到查IC这么明显呢。

红蚂蚁今早在总统所在组屋周边逛了几圈,并没有遇到网友所描述的警察截查的情况。相反地,这是一个安静祥和的社区,居民自由地穿过“义顺总统府”底层,前往周边的咖啡店喝kopi,到另一边的巴刹买菜,一切生活如常。

红蚂蚁站在楼下,将目光向上移到总统住家楼层。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刚好和守在哈莉玛家外面走廊的警卫四目相对,互相挥了挥手,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四、辜加兵在总统组屋电梯两旁站岗?

直接看图。这是网上的“照骗”。

20170919_halimah.jpg
(互联网)

这是总统每天出入住家乘坐的电梯间实图。

20170919_Halimah.jpeg
(卢凌之摄)

当然啦,想和哈莉玛坐同一趟电梯上下楼估计是有些难度的,但其余时间,你想搭电梯去几楼,都没问题。

红蚂蚁爬到了总统住的那一层楼,遇到了三位全副武装的警察(包括和我打招呼那位)和一位穿便服的护卫(security officer),守卫在总统住家外面。按照这样的人员配备,要突破重围,冲到总统家门口,不大容易呢。

20170919_police.jpg
(卢凌之摄)
20170919floot.JPG
驻守在哈莉玛住家外的警卫,还有这些配备:延长插座、两把椅子、两部风扇,和几袋挂在电梯间水管上的咖啡。(卢凌之摄)

五、总统住组屋,保安开销因此增加?

哈莉玛因为住在居民密集的组屋区,因此她的“阵仗”引起了各位的关注。但这样的24小时全天候保安配备,并不只为她所设。其他的前任总统们,也享有相同的待遇。

有本地媒体拍到,总统昨天上班,包括她的座驾在内,只动用到两部车而已,并没有警方电单车组成的护送车队开路。

六、总统把残障停车位也霸占了?

不可否认的是,有关部门将哈莉玛家楼下的两个停车位,划定为只供警方车辆停放的区域,并搭起白色的顶棚。红蚂蚁猜想,这是为了方便总统上下车时不受日晒雨淋。

20170919deck.JPG
(卢凌之摄)
20170919awn.JPG
(卢凌之摄)

但总统并没有占用一旁的残障人士停车位,只是白色顶棚也覆盖到这个范围而已。供残障人士使用的标牌,依然竖立在那里,需要就可以用啊。

终极一问:总统住组屋扰民?

其实这个问题,各大主流媒体都报道过了,大概意思无一例外是“喜迎总统继续当邻居”,只可惜网上的键盘侠们不买单。

红蚂蚁采访了几位总统邻居,结果得到的答案还是类似的。住在同一座组屋的安娣说,哈莉玛当年还是国会议长的时候,有一些警力巡逻周边组屋,现在“升级”了,也就是多了一些警卫而已,不影响。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娣遇到红蚂蚁时,正好在买完菜走回家的路上。住在隔壁座组屋的她很认真地说:“她(哈莉玛)是第一位马来女总统,却和其他高官不一样,和人民一起住在邻里,这就算在其他国家都很少见。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骄傲。”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