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戴头巾马来族女总统就职 中国网民忧新加坡“穆斯林化”

更新:
2017年09月14日 19:46
(联合早报)

一瞄到新闻报道附上哈莉玛戴头巾的照片,好些中国网民瞬间患了“伊斯兰恐惧症”。很典型评语是:“这个头巾容易联想到恐怖分子”、“恭喜新加坡斯坦”、“我明天想去香港或者新加坡读书的,结果香港搞港独新加坡又绿化了”。

我国史上首位女总统今天(14日)宣誓就职。当新加坡网络舆论还在争论,该不该有“保留选举”、为何没得投票、总统该不该继续住在组屋时,中国网民竟做了另一番解读:新加坡这是要绿化(穆斯林化)的节奏吗?穆斯林的扩张一直没停止!

在中国新浪微博上,有关我国前国会议长哈莉玛在“等额选举”(一个人的选举)中胜出的新闻,热度其实不高,新闻报道也不算多,最大看点反而是网民评论。

不看还好,一看吓死人。都说了些什么呢?

伊斯兰恐惧症

一瞄到新闻报道附上哈莉玛戴头巾的照片,好些网民瞬间就患了“伊斯兰恐惧症”。很典型评语是:“这个头巾容易联想到恐怖分子”、“恭喜新加坡斯坦”、“ 绿绿治国”、“我明天想去香港或者新加坡读书的,结果香港搞港独新加坡又绿化了”。

“绿化”、“绿绿”都是中国网络上常见的带嘲讽的用词。这个语境中的“绿”,不是指政治光谱,不是台湾倾向支持独立的绿营,而是指伊斯兰,因为伊斯兰的标志是绿色。

《联合早报》曾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蓝平儿博士分析指出,新加坡坊间对哈莉玛戴头巾有些许议论,认为国家元首戴宗教标志饰物可能无法很好地代表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国家的特性。本地也有部分网民担心,既然国家元首都戴头巾了,那么马来女学生会不会也指着哈莉玛的照片说,自己也要戴头巾?公共服务领域的前线工作人员会不会也提出同样的要求?

本地网民担心,2002年发生马来族回教徒家长坚持要女儿戴头巾上学的事件会重演,这份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网民的反应则让人哭笑不得,看到头巾就想到恐怖分子,这是无知还是偏见?

纽约时报中文网曾刊文指出,中国网民的表现与宗教知识的欠缺有关: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通常没有对宗教知识的介绍。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问题专家刘澎在一篇文章中所批评的:“中国人从小学读到大学,读到博士,满腹经纶,什么都知道,在宗教问题上却极其幼稚,甚至一无所知。”许多知识分子对基督教都不甚了解,更不必说伊斯兰教了。

新加坡华人国家被外族统治? 

在众多中国网民的评语当中,最扎眼的要算是这个:“新加坡华人国家被外族统治?”还有这个:“华人国家选个马来穆斯林当总统,新加坡也慢慢要绿化了。”

中国网民可能不知道,精准地说,新加坡不是一个华人国家,而是一个华人占多数的国家,我们的同胞还有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或其他少数族群。

新加坡网络舆论普遍对政府力推“保留选举”强烈不满,那满腔怒火在互联网上早就烧开了。大部分网民认为,将这届选举保留给马来族有悖于社会长期推崇的唯才是用的价值观,甚至到了最后还不让人投票选,真是有点硬来的。但中国网民的那些评语,恰恰就坐实了新加坡政府强推“保留选举”的想法:我们必须展示我们的多元种族性,避免让人以为我们是个华人国家。

李显龙总理去年11月在国会辩论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时曾说,新加坡希望与中国加强方方面面的合作,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熟悉对方的文化与语言,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个优势。不过,他也指出,这当中存在风险,因为我们的人口组成和文化相近,人们可能误会我们是一个华人国家,而忘了新加坡事实上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是在维护自身国家利益和立场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合作。李总理还说,总统是国家最重要的团结象征,所以展现其多元种族性是基本需要。

在今晚新总统宣誓就职典礼上,总理又说,在族裔民族主义高涨、极端恐怖主义制造猜疑和恐惧、排他意识形态深化社区和宗教断层的大环境中,新加坡将抗拒这股浪潮。总理说,我们的多数种族会竭力确保少数宗族享有同等权利,那是我们的特质,珍贵而脆弱,这是为什么我们去年急迫要修宪,以确保我们能有来自不同种族社群的总统。

等额选举也算选举?

在新浪微博上,有个“香港日月News”的账号发出这个帖子:“今年新加坡总统选举第一次实行了保留马来族群的新制度,结果却形成了一个无人竞争、甚至无须选民投票,总统候选人就可以自动当选的奇怪现象。”

在这则帖子底下,中国网民纷纷留言,质疑“新加坡式民主”是不是真民主。有人嘲讽:“所以民主是自己叫的爽啊,就认为非西方类其心必异”。好些网民借题发挥,调侃“新加坡的总统就是一个吉祥物啦,实权都在总理李显龙手里”,“新加坡总统是个啥角色?道具? ”

有网民还问:等额选举也算选举吗?也算是民主选举吗?说白了,就是没有真正竞争性质的选举,多少个位子,就多少个人去竞逐,最后大家都有位子,差别只在得票率。新加坡“一个人的总统选举”更是一个奇葩,就是万无一失地把那唯一的人选送进总统府。

这么看下来,新中两国人互看,“等额选举”的部分还真有几分像,不用投票,不用竞争,没有选举就知道谁会当选。但说到“新加坡穆斯林化”和“”华人国家被外族统治”,部分中国网民可能误会了。新中两国国情很不一样,“华人国家”和“华人占大数国家”虽然只差了几个字,但意思差很远,实际情况也大不相同。看到总统戴头巾就想到国家穆斯林化,中国网民这个联想也未免太过跳跃,估计不是知识偏差,就是被恐怖主义吓到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