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新加坡国情 新移民女商人被当庭收监喊想死

更新:
2018年01月03日 20:59
(联合早报)

新中两国国情不同,很多东西在新加坡还是照规章办事,不是说认识谁谁谁就管用,不是用钱就可以搞定一切,也不是所有的“新中”都获政府支持。在法庭上喊想死,换来的不会是法官的怜悯,更可能只是一句“休庭”。

“我现在连死的心都有。”

原籍中国安徽、已经入籍我国的福禄贝尔创办人宋繁荣庭上,哭哭啼啼地向男法官说出这番话。宋繁荣可能不熟悉新加坡国情,也可能只是想试试运气向男法官求情,无奈法外无情,“一哭二闹三上吊”在新加坡法庭上不管用,法官对她没多加理会。

上述法庭插曲发生在9月11日。《联合早报》12日报道,宋繁荣“喊死”的话是在听到判决后说的:“如果你下达这个命令,我的命运就没了,因为对方要达到的就是这个目的……我现在连死的心都有。”

45岁的宋繁荣到底什么来头,我们也不清楚。但据《联合早报》报道,她曾声称,48岁的丈夫张桂扬是我国副总理张志贤的弟弟。(姓张的人很多,真有这么巧?)她还是新中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主席,曾称该组织获新加坡政府支持(冠上“新中”两字就多了权威性,学习了),创办人是孙中山,已有百年历史(孙中山创建的不是兴中会吗?),还邀得前政务部长曾士生担任永久荣誉顾问,而曾士生也是福禄贝尔控股的董事。(《联合早报》向曾士生查询,他说在数月前,已辞去新中文协和福禄贝尔控股的顾问和董事职务。)
  
从上述内容判断,应该对宋繁荣有点认识吧?如此神通广大,人脉关系网能延伸到孙中山的这号人物,是卷入了什么案件?这个福禄贝尔控股又是干什么的?

原来,宋繁荣曾经一度风头无两,她于2015年成立福禄贝尔控股,一年多内开办12所幼儿园,计划今年在新中两地扩充业务,两三年后在本地上市。

可惜好景不长,宋繁荣和其夫以及包括福禄贝尔在内的两家公司,今年3月被三名中国富商起诉诈骗投资,面对他们约945万元的索偿。富商入禀法庭不久后,申请冻结宋繁荣等四名答辩人的资产。

先说说今年3月的诈骗投资案。据报道,来自河北省石家庄的富商王成(56岁)、刘国辉(45岁),以及陈小溥(35岁)起诉宋繁荣和丈夫张桂扬,其两家公司——南洋创业资本有限公司(原称新中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私人有限公司)及福禄贝尔控股资产。诉方指宋繁荣称认识成功人士,能帮人申请到永久居民和公民权,就与她签订合约,共付300多万元给对方,但最终却得不到“创业移民”准证或居民及公民权。

宋繁荣否认她说过丈夫与张志贤的关系、新中文协的历史等。她没否认收取三人的钱,但辩称,移民费是用来投资项目。至于拿不到“创业移民”准证,也都有各种原因的,包括富商本身就清楚申请到的是就业准证,而非创业准证。

除了指宋繁荣违反移民合约,三位富商也称被误导,付了约555万元买三栋半独立式洋房,放在宋名下,才知道其实她不能代他们保管洋房。所以,在得知宋繁荣违反法庭的资产冻结令,脱售福禄贝尔股份后,富商们通过律师要求法庭惩罚宋繁荣,她也是福禄贝尔唯一的董事。

11日,宋繁荣在法庭上辩称,她是为了拯救一手建立的幼稚园生意,她才在5月以100万元转售福禄贝尔2%股权,并在6月收到对方约10万新元的订金。此外,在7月另有三人向福禄贝尔购买旗下不同幼稚园的股份,并转账了约18万元给宋繁荣。两次套现的收益为28万5000元。

这些钱都用来做什么呢?宋繁荣称,大部分收益用在福禄贝尔的营运,以解决幼稚园的资金问题,其中2万元付给深圳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以代为铲除网上对她和福禄贝尔不利的内容,因为这些文章影响了公司吸引投资者。(哦,原来是可以给钱删内容的。)

宋繁荣的律师索蒂要求法官施加罚款就好。但法官不接受罚款的建议:“倘若日后有人面对资产冻结令,他却以200万元出售房子,然后要求法庭别拘禁他,罚他10万元就好,那他就有(净)190万元入袋,捡到了极好的便宜,不是吗……我不愿意下令拘禁,但你也看得出我没其他选择,我怎么可以施加罚款?”

宋繁荣最终因擅自转售名下公司的部分股份,又称没钱吐出约28万5000元收益,被法官判处监禁。本月27日,法官将检讨她藐视法庭的惩罚。

红蚂蚁翻查了一下资料,在出事之前,宋繁荣还真是高调做过不少正面的事。据《联合早报》报道,她在2016年曾捐赠价值100万元的公司股票给慈善中医团体“善济医社”。还有,她创办的新中国际文化交流协会在2015年还曾经颁发文化交流奖,表彰在“搭建交流平台,推荐新中合作”方面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士。有意思的是,得奖人就包括,后来起诉她诈骗的王成、刘国辉和陈小溥三人。

颁奖典礼请来时任新加坡贸工部政务部长张思乐主持颁奖仪式,白沙-榜鹅集选区国会议员颜添宝和前政务部长、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公司首任总裁曾士生也出席晚宴,甚至中国石家庄市副市长蒋文红也特地飞来新加坡,真是给足面子。

去年接受《联合早报》访问大谈学前教育时,宋繁荣透露,2000年她曾在贵州希望小学当过一个时期的义工,让她深深了解幼教的重要性和市场潜能。她也说,长期目标是以新加坡的优质教育品牌进军中国的巨大幼教市场。

宋繁荣分析得头头是道:“一、中国全面对二胎政策的开放,每年多出生的人口可达600万,未来两三年将进入高峰的刚性需求,不受经济环境、科技发展影响;二、中国家长十分重视教育,不能让家中的宝宝输在起跑线;三、中国幼教市场对中英双语的推崇,新加坡的幼教无疑是个闪亮的品牌。”

是的,“新加坡”是一个闪亮的品牌,但也不好过分拿来使用。新中两国国情不同,很多东西在新加坡还是照规章办事,不是说认识谁谁谁就管用,也不是用钱就可以搞定一切,也不是所有的“新中”都获政府支持,办准证、投资移民都按程序走。在法庭上喊想死,换来的不会是法官的怜悯,更可能只是一句“休庭”。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