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战?“脱北者”回朝鲜 反控诉韩国是地狱

更新:
2017年09月08日 10:02
(谢静怡制图)

“脱北者”全惠星在视频中特别强调,重新回朝鲜是自己的意志和决定。

朝鲜半岛局势愈发不平静,“脱北者”也成了韩朝两国打舆论战的棋子。

最近一个小有名气的“脱北者”跑回朝鲜后,控诉韩国社会是地狱。韩国舆论质疑,“脱北者”不是自愿返回朝鲜,而是被绑架的。

事情发生在7月16日。朝鲜对外网络宣传媒体“我们民族之间”发布了一段采访视频,名为《被反共和国谋略宣传所利用的全惠星真实的故事》。视频中,全惠星(26岁)自称于2014年1月从朝鲜逃亡到韩国后,今年6月再返回朝鲜。

她在视频中说:“我本以为可以(在韩国)过得很好,赚很多钱,但现实却是辗转漂泊在陪客人喝酒的场所,肉体和精神上十分痛苦。在韩国的每一天都像在地狱,想到还在故乡的父母,我每天都以泪洗面,便决心重新回到朝鲜。”

她还在视频中特别强调,重新回朝鲜是自己的意志和决定。

韩国媒体很快就察觉,这位全惠星有些来头,她正是韩国综艺界小有名气的“脱北明星”林智贤。据了解,2014年12月至今年4月间,“林智贤”出演了韩国《牡丹峰俱乐部》、《南男北女》等的综艺节目。由于她长相可爱、口才很好,获得了许多观众的喜爱,因此她回到朝鲜的消息,让韩国人惊讶不已。

朝鲜专家和脱北者表示, 林智贤重返朝鲜有两种可能性。

①经济压力大,自愿回朝鲜

韩媒报道称,林智贤在韩国生活时,住在首尔江南区约13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每月房租约42万韩元(505新元)。周围朋友受访时透露,她经常向朋友借钱,她有可能因经济压力大,决定重返朝鲜。

房东说:“我记得,她从来没有及时缴过房租,有时迟四、五天,有时迟10天才给钱。而且,她老是穿便宜的衣服,看起来没什么钱。”由于她离开时,把贵重物品全部带走,连房间里的照片都统统带走了,因此不少人认为,这能证明她自愿回朝鲜。

林智贤前男友也透露:“我们分手后过两天,她用手机发来了剪短发的照片。她在短信中说:‘我要回朝鲜了。你多保重。’林智贤很怀念留在朝鲜的家人,一直适应不了韩国生活。”

朝鲜研究所教授金圣京认为,脱北者感到韩国生活压力最大的是“经济问题”。他们来韩国后,找不到工作,加上曾在朝鲜学习的东西在韩国用不上,事实上在韩国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

据了解,“脱北者”从朝鲜出逃至韩国后,要进入为其设立的特殊培训机构“统一院“ (Hanawon),接受三个月的身心理辅导,学习在韩国生活的基本须知。他们每个人还从韩国政府能获得500万韩元(6023新元)的定居支援金。虽然韩国政府除了教育外,还为脱北者提供出租房、医疗、职业培训和职业介绍等支援,不过他们的生活境况还是不乐观。

专家认为,为脱北者能够顺利适应韩国生活,政府需要扩大脱北者的就业支援。

②被朝鲜劫持

在“脱北者”中,妇女占多数,达到70%以上。这些“脱北女”为隐瞒自己的身份,逃亡过程中,不少人在中国曾和中国男生做假结婚。林智贤也不例外,她曾和中国男生假结婚,同居过三年。

韩媒报道称, 林智贤今年2月向朋友透露,在中国的老公竟然把她的钱拿去买房了。她想到中国跟他打官司,没想到她真的去了中国。
  
林智贤朋友说,5月份,她透过中介向朝鲜家人寄了1000万韩元 (1万2046新元),但后来发现,她家人并没有收到这笔钱。她或许为了解决寄钱问题,到中国时被朝鲜当局逮捕的。
 
一名脱北者朋友说:“在韩国的脱北者都会向朝鲜家人寄钱。如果寄钱,中介就会拿走25%的手续费。听说她原本想寄1000万韩元给妈妈做点小生意,但得知钱不见了后,她感到非常难过。”

脱北者出身的朝鲜问题专家姜明道说:“她可能中了朝鲜的圈套。一般而言,寄钱的中介和朝鲜国家保卫部等官员都有关系,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中介绝对不能做‘寄钱’生意。朝鲜当局有可能和中介合谋骗取她说‘钱出问题’,让她主动到中国后,劫持她的。”

姜明道认为,对朝鲜而言,曾在韩国上过节目的人重返朝鲜的话,更有宣传价值。因此,为在中国劫持她,事先策划好的。

曾和林智贤一同出演《牡丹峰俱乐部》的脱北者金佳英说:“在视频中,她的脸肿肿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这肯定是被打肿或遭水刑的关系,我能确信地说她是被朝鲜劫持的。”

8月19日,全惠星再次通过“我们民族之间”强烈否认,自己被朝鲜当局绑架。

当被朝鲜主持人问到“被朝鲜绑架的传闻”,她说:“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而且我也不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而逃亡到朝鲜来的。男女谈恋爱都会分分合合,这不是回祖国的理由。”

她说:“我在韩国共待三年了。到韩国先在国家情报员接受调查,之后到“统一院”接受培训。培训结束,韩国政府会提供长期租赁住宅,也给400万韩元左右 (4764新元)。”

她坦承,自己曾在韩国参加过一档成人电视节目。她透露:“脱北者在韩国很难找到工作。韩国人就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脱北者。我们去面试,韩国人听得出有朝鲜口音,就给洗碗等的杂活,薪水也比韩国人少很多。所以,许多年轻女性只好选择在酒吧俱乐部等地工作,我也不例外。我曾经参加过成人节目,但只是穿着短裙跳跳舞而已。”

至于她决定重返朝鲜的理由,她说:“韩国生活让我感到幻灭。我想念爸爸妈妈,也怀念祖国。天天喝酒患上了焦虑症。上节目时,也需要说谎话,让我更加思念家乡。我越过鸭绿江逃往到朝鲜时,看到朝鲜人不知不觉地流下了眼泪。”

全惠星这么说,也有几分对的。韩国社会普遍确实歧视“脱北者”,他们的口音和韩国人不太一样,“高大上”的工作轮不到他们做,很多都只能在烤肉店当侍应生或是当家庭帮佣。为了多赚些钱,一些脱北者就上韩国电视节目,数落朝鲜社会的不是。韩国电视台最早在2011年开始邀请脱北者上节目,韩国人觉得新鲜也爱看,收视率就节节攀升,更多类似节目也就一窝蜂地出现,脱北者全都在节目中批评朝鲜体制。

据韩国政府统计,截至今年6月为止,韩国共有3万零805名脱北者,其中至少有25名重返朝鲜,900名的实际住所不明。林智贤事件发生后,韩国警方开始对900名住址不明的脱北者进行全面调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