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宿舍内酿酒被叫停 校方认为“创业精神被错置”

更新:
2018年04月11日 20:20
NTU
南大(NTU)大四学生拉胡尔去年与两名好友自行在学校宿舍内酿造啤酒,今年2月被校方喊停。(海峡时报)

学以致用的最佳诠释?

大四学生通常在忙什么?除了上课和社团活动,估计就是准备毕业论文和找工作了。有南洋理工大学应届毕业生不走寻常路,从美国酿酒厂实习回国后,在学业之余和同学合伙在宿舍内酿制啤酒,让朋友们品尝,如果喜欢,还可捐款支持。

在旁人看来,他们完美地发挥了如今大学提倡创新和创业精神。可惜在校方眼里,校园内的宿舍属于商业用地,已经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在家私酿的范畴;加上收受捐款,涉及金钱交易,因此学生行为已触犯本地法律。虽有企业家精神,但用错了地方,要求停止在校园内酿酒。

从小做起

在大学宿舍里秘密进行违反学校规定的项目并不罕见(别问我怎么知道),但在宿舍酿造啤酒倒是件新鲜事。24岁的大四毕业生拉胡尔(Rahul Immandira)去年在美国加州交换,期间曾到酿酒公司Benoist- Casper实习,掌握了基本的酿酒技巧。

实习期间,和拉胡尔同是博雅英才课程(Renaissance Engineering Programme)学生的两名好友安比拉(Abilash Subbaraman)和希特(Heetesh Alwani)常常向拉胡尔追问他的实习经历。

20180411_beer_duo.jpg
安比拉(Abilash Subbaraman)和希特(Heetesh Alwani)。(南洋纪事报)

拉胡尔告诉南大校刊《南洋纪事报》(The Nanyang Chronicle):“安比拉和希特一直问我酿酒难不难。但其实挺容易的。所以出于玩乐性质,我们决定在新加坡试试。”

说做就做,真是一点也不含糊拖沓。拉胡尔去年8月回到新加坡,三人花了500元购买了冲泡机(brewing pot)、电感应加热器(induction heater)和发酵桶(fermenter),9月正式在他们居住的宿舍Binjai Hall开酿。

20180411_fermenter.png
三人购买的发酵桶,盛放着酿制中的啤酒。(互联网)

初见成果

他们表示,每一批啤酒花三至四周酿制而成,期间不断改良配方,提高质量。在首批成品效果超出预期后,他们开始让有兴趣的朋友尝试。据估计,超过700人喝过这款在宿舍酿制而成的啤酒。

“三人组”不仅动手能力了得,还有不俗的生意头脑。深知“好马配好鞍”的道理,在Binjai Hall酿出来的啤酒,品牌就叫“Binjai Brew”;设计品牌标志,树立辨识度;为顾客量身定制啤酒贴纸,服务周到;还分发名片,提高啤酒知名度。

20180411_branding.jpg
在Binjai Hall酿出来的啤酒,品牌就叫“Binjai Brew”。(南洋纪事报)

“生意”越做越大后,“三人组”让顾客按喜好自愿向他们捐款。

希特解释:“如果他们喜欢,他们可以随意付款。每瓶啤酒我们平均收到3元至4元,但这不足以让我们赚取任何利润。”

“三人组”也设立了Instagram账号,和公众分享(宣传)酿酒历程。

但也因为这个社交媒体账号,让南大校方注意到了拉胡尔、安比拉和希特正“冉冉升起”的啤酒事业。在投入将近2500元并酿制出第10批“Binjai Brew”啤酒后,校方在今年2月与三人约谈,在肯定他们学以致用和积极进取的同时,也要求停止酿造活动。

除了由于违反酿酒行为必须在个人住家进行,以及私酿啤酒不能售卖的法律,相信校方也考虑到食品安全的问题。倘若啤酒造成饮用者身体不适,甚至危及生命安全,受害者把南大连带告上法庭,学校到时候很有可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创意虽好,这个光真不能沾。

20180411_bbq.jpg
三人酿制的啤酒,并没有安全保证。(海峡时报)

事业继续

尽管蒙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三人组”非常乐观地看待他们的“伟大实验”。

希特说:“没什么好后悔的。这是个好探索。我们三人平摊费用,所以(损失)还能应付得来。而且是分阶段的支出,所以不会那么心痛。”

另一方面,南大校方的禁令并没有浇熄“三人组”的创业热情。目前忙于毕业论文的三人表示,打算日后往啤酒领域发展。

安比拉分析,“在新加坡,想获得酿酒执照,必须经过许多法律程序,还要有大笔资金投入。”

三人希望拥有执照的商业酿酒厂能买下他们的酿酒配方,并制成成品售卖。虽然少了自己酿酒的乐趣,但也是向梦想迈进的一步。

这么棒的点子,真不能因法律规定就困死在萌芽之中。要知道,大如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面簿,当年也是在大学宿舍中诞生的。谁知道呢。

祝他们好运。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