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人就派寻人卡 中国私召车司机找回失散24年女儿

更新:
2018年04月09日 15:00
康英
康英(右)时隔24年与母亲刘登英在成都见面,泪眼婆娑,紧紧拥抱。(中新社)

家庭团聚一刻,赚人热泪。

在新加坡,粗心的父母丢了孩子,常常是数小时内便能找回。但在中国,很可能就是长达半辈子大海捞针般的寻找与等待。

四川成都一名现年50岁的父亲王明清,24年前爱女失踪后,和妻子刘登英从未间断寻女。为了广传消息,他当起私召车司机,向万名乘客一遍遍诉说寻女故事与发寻人卡片。

ZG02-fysuuya2954693.jpg
王明清(右)地向私召车乘客诉说寻女故事,还发寻人卡片,请求他们扩散消息。(互联网)

24年是一个怎样的时间概念?足以完整经历一个人从出生、上学(小学、中学、大学……)到毕业进入社会工作整个阶段。

一般人可能在屡次寻亲失败后放弃了努力。但王明清凭着过人的毅力、决心与长期坚持,加上媒体与网络力量的协助,奇迹般地找到如今生活在千里之外的女儿。女儿小时候叫王启凤,现已改名为康英。

在中国数百家媒体关注下,27岁的康英上周二(3日)带着丈夫与一对儿女从吉林飞赴成都,与亲生父母相认,相互抱头痛哭失声——24年的思念,化作泪水决堤。

卖水果时与女儿失散

1994年1月8日下午,王明清夫妇在成都九眼桥附近的街边卖水果,还差10天就满4岁的王启凤在他们给顾客找零钱的时候失踪了。 

从成都到家乡安岳县,他们与所有亲友在各火车站、车站寻找女儿,并到警署报案,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但毫无进展。

20180409_newspaper.jpg
当年的寻人启事。(互联网)

一家三口的生活由女儿失踪一刻彻底改变。刘登英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回忆,夫妇两人此后不敢离开成都,生怕女儿有一天会回到失散的地点找他们。

“我们基本上每天都往九眼桥跑,我不会骑车,就只有边走路便喊。”

王明清期间拉着人力板车,一边送蜂窝煤(一种蜂窝状的煤块,作家用燃料)赚取家用,一边找孩子。除了不时到警署打探消息、到儿童福利院查询外,他还查询失踪人口文件、登报寻人,只可惜一直事与愿违。

开私召车寻女

王明清夫妇之后又生了一子一女,但从未中断过寻亲的脚步。

20180409_carback.jpg
王明清在汽车车身张贴硕大的“寻人启事”。(互联网)

2015年,王明清成为一名私召车司机,在汽车车身张贴硕大的“寻人启事”,给上万名乘客递上寻人卡片,讲述他的寻女故事,恳请乘客帮他扩散。

K5C5-fysuuya2954631.jpg
(互联网)

几年来,王明清接了上万份车单,载过上万名乘客。他无数次想象,有一天,女儿会坐上他开的车,与他相认。

好心民警帮忙画像寻人

王明清感人的寻女故事得到了一些中国媒体的报道,陆陆续续有女孩根据提供的线索前去认亲。王明清夫妇的希望一次次燃起,但经过DNA比对后均告失败。

王明清寻女的其中一个难题是,王启凤在失踪前没有拍过照,他派发的寻女卡片上印的是王启凤妹妹小时候的照片,而王启凤已经走失多年,仅靠年幼时的照片也难以寻回已经成年的她。

20180409_officer and dau.jpg
林宇辉(左)表示,其远在奥地利的女儿林嘉(右),因看到王明清寻女的报道后相当感动,便委托他向王明清提供帮助。(互联网)

直至去年3月,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通过自己的女儿了解到王明清的故事,主动向他伸出援手。在取得王启凤妹妹幼儿时期的照片和夫妻俩的照片后,林宇辉很快绘制出两幅模拟画像。

bkncn-20180404021156559-0404_05011_001_01p.jpg
林宇辉警官绘制的画像,打开了王明清父女奇迹相逢的大门。(互联网)

夫妻寻女,女儿寻家

在王明清在寻找女儿的同时,一名名叫康英的27岁女孩也在寻找亲生父母。她在1994年被养父康银在九眼桥附近看管自行车时捡到,带回距离成都约100公里的资阳市一个村庄抚养。

20180409_kang on bus.jpg
坐在开往父母家的中巴上,康英既期待又忐忑。她的怀里是正在熟睡的小儿子。(新华社)

在康英眼中,从小到大,养父一家人都对自己很好。“他们省吃俭用,把最好的给我,没有动过我一根手指。”

康英七岁时,养父意外去世,由伯父和爷爷奶奶带大。家里经济条件差,成绩本就不太好的康英在念完专科学校后,便外出打工。在网上认识了同样在外打工的丈夫王东旭,跟对方回到吉林家乡务农,还生了一对儿女。

一生未婚的养父和他的家人从未向康英透露过她并非亲生的事实。从小就没有“妈妈”的康英,一直想找回自己的母亲。

今年3月9日,康英无意中从亲属口中得知,那个在自己七岁就去世的“爸爸”,其实并不是自己的生父,一下子萌发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3月16日,康英通过网络看到林宇辉绘制的模拟画像,觉得与自己出奇地相似,加上与画像描述中提到的“额头上有个疤”吻合,于是主动联系上王明清,并通过警方与民间志愿寻亲团体“宝贝回家”的帮助,采集了DNA。

出现奇迹

经过半个月焦灼的等待,警方终于在愚人节当天传来了DNA比对成功的消息,确认了王明清与康英的父女关系。

20180409_fingers_bend.jpg
王明清与女儿康英的小指,均有不同程度的向内弯曲。 (互联网)

就在短短两天后,一家团聚。康英感叹:“我开始就是想找到我妈,没想到竟找到了一个家……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做梦都没想过,梦里的人突然走到你跟前,没法想象。”

20180406_chinamap.jpg
(谢静怡制图)

更令人惊讶的是,康英失联后生活长大的来凤乡,距离她原本的家乡资阳市安岳县通贤镇,直线距离不到20公里。

但康英始终坚信,自己不是被拐的,只是走失后被养父捡回了家。

这短短的20公里,却让一家人苦苦寻找了24年。幸好有了网络,王明清夫妇24年来的痛苦,终于可以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20180409_family.jpg
迟到的家庭大合照。(左起)康英丈夫王东旭、刘登英、康英与小儿子、王明清、康英的大女儿、王明清的儿子,以及王明清的小女儿。(互联网)

给其他寻亲家庭希望

王家夫妇寻女成功的故事,无疑给了千千万万户仍在苦苦寻亲的中国家庭,带来了极大的鼓舞。有寻孩父母特意找上他们家,一是讨教经验,二是希望沾沾喜气。

20180409_thanks.jpg
王明清与家人在相认现场感谢所有有心人士鼎力相助。(互联网)

王明清将此归功于媒体的广泛报道,“谢谢你们(媒体)的支持。希望我们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让更多的失去孩子的家(庭),能够团聚。”

刘登英也说,他们幸运地找到了女儿,但他们还会继续帮助其他寻找孩子的父母,希望他们也能早日一家团圆。

失散案例层出不穷

尽管中国人的生活条件在过去数十年来得到极大的改善,但在一胎政策(已于2015年废除)和重男轻女的思想笼罩下,拐卖事件仍然层出不穷。

20180409_police.jpg
4月3日,四川成都民警为王明清一家宣读《被拐儿童身份确认通知书》。但康英始终坚信,自己不是被拐的,只是走失后被养父捡回了家。(新华社)

中国公安部在2016年正式推出了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通过官方渠道打击拐卖犯罪,帮助寻回失散孩童。不过,中国官方并没有境内实际被拐儿童的统计数据。在官方力量不足时,寻亲家庭便依靠民间和个人力量寻子寻亲。

中国民间志愿者寻亲网站“宝贝回家”的数据,截止到4月6日,已有2325人通过该平台找到亲人;但目前还有4万1045人正在“宝贝回家”寻找孩子,渴望找回原生家庭的子女则有3万5079人。

王家成功寻女的案例,希望能成为无数寻亲家庭的精神来源,愿那些仍在寻亲路上的家庭,能早日重获团圆的幸福。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