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这是停车位不是“停女人位”

更新:
2018年03月29日 23:43
 Parking in Flushing
拒绝放弃“主权”的绿衣女子。(面簿视频截图)

用身体霸位,难道你还能撞我?

新加坡最近出现了不少跟停车位相关的新闻,但多多少少都与政策和收费相关,看了难免心情稍为沉重。

为了帮蚁粉轻松一下,红蚂蚁在网上趴了趴,发现3月初在美国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市政停车场内出现了极为怕输的一幕:竟然有人用身体霸占停车位,而且不是一个女人,是俩。最后“舍位成仁”来化解风波的则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大妈。大家同为女人,行为修养却有着天渊之别。

红蚂蚁一看到视频里的亚洲面孔,而且又表现出这样标志性的怕输行径,心里暗叫不妙。后来听她俩开口,咦,讲广东话和美式英语,heng啊,不是新加坡人,没有丢脸丢到国外。

怕输的新加坡人去年11月在网上最津津乐道的,就是那张在公共停车场用纸巾霸停车位的照片。

20180329-tissue chope parking.jpg
用巨型纸巾霸位果然才能称王。(互联网)

这张照片其实是私召车公司优步(Uber)的宣传手段。没想到四个月后,纸巾照片依然历历在目,Uber在新加坡却早已被Grab给收购了。

上述用身体霸停车位的视频,是一位叫Nicholas Chew的网民上载的。他就是那位开着车,停车位被两名女子抢走的司机。视频是他的行车记录仪所拍下的。

愤怒的Nicholas在事件发生后将视频上传到面簿,顺便也将整个“受气”的过程写成帖文作为视频说明。帖文开头的第一句就是:

“先声明这是不带政治立场的牢骚,如果你也这么做,请立即在面簿上解除我俩的朋友关系。我在此为视频里的“粗言秽语”致歉。”

Nicholas自称,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有人能够“人肉”出这两名女子。然而,大家在人肉两名女子的同时,也同时将Nicholas“人肉”了出来,看样子有可能是住在旧金山的华裔青年。

20180329-Nicholas Chew.jpg
Nicholas Chew的面簿头像。(面簿)

Nicholas写道,3月10日当天,他开着车刚驶入市政停车场,一名身穿绿色夹克的华裔女子就匆匆忙忙地从他车前跑过,泰然自若地拦在一个空置的停车位前,摇手示意不让他停靠。绿衣女子说:“你不能停这里,我先到车位的。”一切动作流畅自如,仿佛一名警察在指挥交通一样。

Nicholas听了怒火中烧,他车里的一名女子也以愤怒的语气与绿衣女子发生口角,高喊:“你是在开玩笑么?”Nicholas接着也不客气地说:“女士,你赶紧离开!你又没有车!”

绿衣女子反驳道:“我的吉普车在那里。”说完便指向她的正前方。(其实那里没有车)

车里的女子气急败坏地说:“不不不,你又不在车里啊!赶紧给我离开!”

无论车里的人如何指责,绿衣女子依然坚持“主权”说:“是我先到这车位的!”

只听Nicholas在车里大喊道:“我的天哪,这是一个停车位,不是停女人的位置,你是白痴吗?”

争执不休的当儿,绿衣女子的母亲突然出现在视频里。车里车外的四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约一分半钟,车外的母女俩还在车前对司机比手势示意让他们后退。

20180329-two women.jpg
(视频截图)

正在气头上的Nicholas回说,“我就不走,反正我有时间可以耗着,我不管,我就站在这里,站一天都可以。”

20180329-refuse to barge.jpg
(视频截图)

僵持了数秒后,绿衣女子突然跑开,然后回来说:“那边好像有一个停车位。”

Nicholas听了就抓紧机会对她说:“那太好了,快点去那边站吧,这样你爸爸就可以停进那个停车位,我都已经在这里了,我是不会走的。”

这时,绿衣女子的母亲突然一脸嫌弃地指着Nicholas和他的女伴,一边摇头,口里还碎碎念,从她的口型能看出她好像在说:“这个司机很野蛮。”

最后,视频里出现了一名大妈给Nicholas指了一个停车位,才平息了这场“停车位风波”。该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达一万3000多次。多家外国媒体也转载了视频并打出字幕进行报道。

显然,事件就这么结束并不如“尼”(Nicholas)所愿。他在面簿上透露:“要不是看在后头那么多无辜的车辆被堵,我才不离开。”

20180329-why left.jpg

为了一个停车位,视频里那对母女俩人还真是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但真有必要这样吗?类似的荒唐事件其实还有很多:

child.jpg
民众路过该处发现该名小孩后,本以为后者与母亲失散,没想到小孩竟表示是母亲让他在该处霸占停车位。(联合晚报)

2016年,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名华裔母亲为了停车位,不惜让年幼儿子变身“人肉霸占牌”,独自坐在停车位上逾20分钟,自己则离开去取车。

payalebar.jpg
巴耶利峇路上段,20多户排屋的屋主用垃圾桶一字排开霸车位。(联合晚报)

2014年,本地巴耶利峇路上段的有地私宅住户因担心住家门前给附近上班族的车占据,搞到自己有车没位停,20多户排屋的屋主用垃圾桶一字排开霸车位,小路仿佛成了展览垃圾桶专区。

其实,人们之所以会怕输,主要是资源短缺、僧多粥少。有时候怕输是无可厚非,然而一旦越了界,就非常“有可厚非”了。

红蚂蚁倒是觉得Nicholas在面簿帖文上所写的一句话挺有哲理:

“我相信我们大家都曾经站在一个空位上,想帮另一个人留位。但如果另一辆车先到,那我们就不能再孩子气地坚持我们拥有特权,至少不能像这两人一样。”

红蚂蚁不免联想到刘文正的成名曲《迟到》里头的歌词:“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喔~~她,比你先到。”

与其抢占“停女人位”,不如多点儿女人味,这样不就很好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