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遭生父遗弃 香港影帝互联网成功寻亲

更新:
2018年03月28日 22:30
黄秋生
黄秋生与哥哥大卫(中)和约翰(右)在香港团聚。(BBC中文网)

无心插柳柳成荫。

56岁的香港影帝黄秋生从未想过,竟然凭借网络的力量,找到了在他四岁时便抛弃他的亲生父亲下落,并在本月和同父异母的两位哥哥首次见面。

黄秋生在华人地区可谓是家喻户晓级别的演员,曾四获香港金像奖殊荣。近年积极投身舞台剧工作,还担任当地剧团“神戏剧场”艺术总监。他敢怒敢言,常常就香港政治及社会民生议题发声,也是媒体报道的常客。

26rr000457479r1nr17n.jpg
黄秋生(左)在“古惑仔”系列电影中饰演“大飞哥”,为本地观众熟知。(互联网)

但很少人知道,黄秋生其实是一名中英混血儿,4岁时遭英国父亲弃养,靠着与当工厂女工的母亲相依为命,在困苦的生活中长大成人。

黄秋生曾在媒体访问中提及,生父佩里(Frederick William Perry)是英国殖民时代的香港高级公务员。除此之外,对他的了解不多。黄秋生出生时叫Anthony William Perry,父亲离开后,在秋天出生的小佩里跟随母亲黄尊仪的姓氏,改名“黄秋生”。

20180326_wongwithglasses.jpg
小时候的黄秋生,被人喊作“番鬼仔”。(BBC中文网)

混血儿的相貌,让黄秋生在成长中受到歧视与欺凌,一度让他对“不中不洋”的自我身份充满怀疑。数十年来,黄秋生一直在断断续续地找寻他的亲生父亲,1997年还曾带母亲赴英国"寻根"。但无论是红十字会或是其他机构,一直未有结果。

20180326_familyinfant.jpg
黄秋生在寻父贴文中,附上了婴儿时期的三人合照。(黄秋生面簿)

去年5月13日,黄秋生在个人面簿主页发布了寻父信息,附上父亲佩里的名字、父母怀抱婴儿黄秋生的合照,以及一张黄秋生成年后的照片。

20180328_wong.JPG
(黄秋生面簿)

他事后解释,面簿寻父是酒醉后的想法,既然网络力量这么大,不妨一试。

有网友陆续向黄秋生提供线索,但总体反响不大。直到今年2月28日,黄秋生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混血身份下的身份认同时,顺带提及寻找父亲的意愿,报道获得广泛转载,奇迹也就此发生。

先是有素未谋面的网友找到属于佩里的澳大利亚入境证明,显示他已婚,并在1966年到澳洲生活;再是有网友帮黄秋生找到一个名字、年份和地方全部吻合的英国家庭信息,还协助联系上对方。

wangyouxinxi.jpg
(黄秋生面簿)

而在7400公里之外的太平洋的一艘游船上,74岁的约翰·佩里(John Perry)与他的孪生兄弟大卫(David)从自家亲戚和大卫儿子听到这件让他们“相当吃惊”的消息:他们可能有一位此前从未听说的弟弟。

回到澳洲墨尔本之后,佩里兄弟看到了BBC的访问,确认了黄秋生在访问中提及的男人,就是他们的父亲。

佩里兄弟又通过采访画面中出现的神戏剧场的名字,辗转联系上黄秋生。两兄弟最终决定,飞到香港和黄秋生见面。

就这样,一条断了50多年的纽带,在一个月间,连上了。

3月20日,大卫、约翰和黄秋生在香港见面。兄弟仨一见如故。黄秋生用了三个词形容这次会面:“Amazing(神奇)”、“Impossible(不可能)”、“miracle(奇迹)”。

160ba847e8c8d014b55e527748a5a9a9.jpg
黃秋生(左起)与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哥哥大卫及约翰。(明报)

三人共同将那段遗失的记忆拼凑完整。据随访的BBC中文网记录,老佩里曾加入英国皇家空军(Royal Air Force),并在二战抗击纳粹的著名空战不列颠战役(Battle of Britain)中服役。

1955年,佩里携同妻子维拉·马乔莉(Vera Marjorie)、女儿维拉·安妮(Vera Ann),以及双胞胎儿子约翰和大卫移居当时的英属香港。佩里在港英政府物料供应处担任官员。

几年后,佩里一家短暂回到英国。约翰和大卫在这段时间加入了皇家空军,而老佩里则在之后返回香港。

相信就在返回香港的不久后,老佩里认识了黄秋生的母亲。

20180328_familylittle.jpg
黄秋生全家福。(BBC中文网)

黄秋生出生于1961年。老佩里在1960年代中期离开香港,携一家人移民澳大利亚。之后曾一度互有通信,直到黄秋生12岁那年,失去了与父亲的一切联系。

红蚂蚁翻出了黄秋生在2006年的一个访谈视频,他回忆起父母亲最后一次联系的细节。他当年患“小肠气”入院需要做手术,母亲好不容易打通了父亲留下的唯一一个工作电话,父亲竟在电话另一头说,他也很穷,自己的老婆患癌症用了很多钱。

老佩里在1988年过世。约翰和大卫表示,父亲在生时从未提及黄秋生和他的母亲黄尊仪。

但是兄弟二人表示,对于在此时发现这个隐瞒了数十年的秘密,他们并不感到恼怒。他们也相信,他们的母亲——在1972年去世的维拉·马乔莉,对这一切应该并不知情。

在几天相处中,黄秋生也带了双胞胎哥哥去见了自己患有脑退化症的母亲。不料母亲在不知道兄弟俩真实身份情况下,见到他们突然好大反应,还想起身,结果高血压入院。所幸无甚大碍。

29060753_1125096054296467_6505203112165918787_o (1).jpg
黄秋生昨日在个人面簿上传与兄长的合照,感谢在寻亲过程中帮忙的善心人士,并感叹“世事如棋局局新”。(黄秋生面簿)

短暂的相聚后,这种找回血亲的感觉,让黄秋生觉得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听到哥哥们给他讲述老佩里的故事,发现自己继承了父亲不少特点,例如脾气暴躁、调皮和热心助人等等,好像某些感情、感受给唤醒了。

他感叹:“知道很多事情的时候,发现是这么奇妙,有些东西原来好像写在了DNA里面一样。”

这还不是结束。黃秋生打算今年8月访问澳洲,见见同父异母的姐姐维拉·安妮,并和得来不易的20多名佩里家族亲人共聚天伦之乐。

读完黄秋生的故事,或许能给众多仍在寻找失散亲人的读者一丝信心。心存希望,真相或许就在不经意间悄然来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