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族 你究竟是在玩手机还是在玩命

更新:
2017年12月12日 18:27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该同情,还是该怪其咎由自取?

边走路边看手机,这似乎已经成了现代人每天必做的动作。但真有什么那么重要,必须眼不离机的吗?这个玩命动作一不小心随时可能酿成惨祸。

12月6日中午,在中国江苏省人民医院,一名低头族女子不慎栽入立体停车库中,之后被自动运行的车辆和搬运车辆的设备撞伤。监视器拍下了这惊险的一幕:

画面中的女子一边低头玩着手机一边走向车库,结果被困在其中。紧接着,车库中的升降机下降到了负一层后,女子又被汽车搬运设备撞倒,受伤入院。事故发生后,听到呼救声的保安立即按下了应急按钮,随后赶到的消防和医务人员连忙将该女子救出。

该同情,还是该怪其咎由自取?明明车库外就有告示牌提醒“乘客禁止入内”,可就是有些低头族偏偏视它为空气,最终酿成惨祸。

据了解,事故造成该女子腿部骨折,已经进行了手术,目前正在康复中。

一场悲剧,也被许多微博网友拿来调侃,说这是新的碰瓷玩法!令人哭笑不得。

Screenshot2.png

这位网友则分析的很是到位,对这位女子的做法表示十分不能理解:

Screenshot.png

当然,对这一类“低头族”表示十分愤怒的网友也不在少数:

Screenshot3.png

低头族酿成的事故层出不穷

“低头族”这个词,想必对大家来说都并不陌生。随着新科技产品的普及,尤其是在手机变得越来越智能化的当下,许多巴士、地铁甚至在马路上,都能看到低头族的出没。哪怕是周围的环境是有多么危险或是美丽动人,低头族的双眼仍然选择停留在那冷冰冰的手机屏幕上。

不可否认,新时代的科技产品确实改变了我们以往的生活方式。等巴士、等地铁、等电梯的时候会刷手机;开车的时候习惯把手机放在操作台上,开车遇到红灯就拿起手机;吃饭前也会先掏出手机来拍照,然后上传到各种社交平台。

试问,我们在使用这些新产品的同时,又能否为自身或是他人的安全负点责任呢?红蚂蚁为大家找来了其他类似低头族玩手机也玩命的例子:

美国一女子走路玩手机“倒栽葱”掉进路边地下室。

员工上班时玩手机,不小心被机器卷入!(慎入!!!)

中国浙江省温州市一女子因低头玩手机意外溺水死亡。

本地也有案例

2015年的10月12日早上,在直落布兰雅弯第4座组屋的一个单位内,一位父亲在给其婴儿喂奶时还不忘玩手机,他的疏忽导致三个半月大的女婴奴莱莎被噎死。

女婴.png
女婴奴莱莎因父亲喂奶时的疏忽而噎死。(档案照)

例子众多,不胜枚举,网友只要上网随便一搜都能扒出个一二三来。

智能技术对人类的绑架

没错,技术是柄双刃剑,这种常识已经无需重申。手机已从早前纯粹的通讯工具,衍变为如今的智能产品。人类对技术的使用似乎已转变为技术对人类的占据与控制,它塑造了人们对手机的深度依赖性,从而导致人们逐步丧失选择生活方式的自主性和能力。 

智联招聘也曾发布一份针对中国28个主要城市白领进行的手机指数调研。结果显示,近八成白领患上了手机依赖症,在很大程度上被手机“控制”。其中北京白领使用手机时长最长,每天6.72个小时,广州白领以日用手机4.9小时,排名第五位。公关、营销等行业白领为了工作,手机保持24小时开机。

英国《卫报》就曾报道了一则刊登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期刊上的研究。该研究显示,走路时使用手机的人会花较少时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而一边发短信一边走路的人,完成一段路程的时间会比没有使用手机的人多出118%。

低头族,我该拿什么拯救你?

近年来,美国也加大了对“低头族”行人的打击力度。今年10月上旬,美国夏威夷的火奴鲁鲁通过“僵尸法”(Zombie law),规定行人在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短信或者看手机,最高可判处99美元(约合655.5元)的罚款。现在芝加哥也计划推进类似法案,来进一步规范道路交通安全。为此,有许多网友对这一法令的通过就表示支持。

反之,新加坡政府做了些什么?

20171212_traffic2.png

根据新加坡交通警察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五年,新加坡本地每年都有至少40名行人遭遇意外而死亡。有多少“低头族”在其中,数据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数字。

为了挽救低头族 政府玩上了激光“秀”

据了解,我国法律就开车时使用手机的行为有明文规定,初犯者将被罚款高达1000新币,或监禁最长6个月,或两者兼施。犯案者的驾照也将被吊销。若不是初犯者,罚款将高达2000新币,或监禁不超过12个月,或两者兼施。

而目前对于属于低头族的行人,法律上对他们还没有明文规定有任何处罚。奇迹的是,陆交局似乎对这些“手机僵尸”们关爱有加,在部分地区的地面上安装了长条形的发光二极管(LED)信号灯,从而提醒眼不离手机的过路行人。

bugis.png
图为武吉士街一带白沙浮商业城(Bugis Junction)外的维多利亚街交通灯处。(联合早报)

有这样的“保姆”政府,令人们安枕无忧,土生土长的红蚂蚁不禁想要给如此体贴的政府竖起大拇指。不过,在感到被宠爱的当儿,红蚂蚁也不禁好奇,这样的溺爱,能治标,但能治本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