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明专访透露 爱上中国男歌手……

更新:
2017年10月19日 23:00
Josephine Teo
(谢静怡制图)

国家大事没多少人听得进去,反而是做爱空间、最喜欢的歌曲等等八卦最能吸引眼球,部长真是辛苦了。

不好意思,红蚂蚁做了一回标题党,其实杨莉明是爱上中国男歌手……的歌。

一年前大声向本地年轻人放话:“做爱只需要很小的空间!”、吓坏网民的新加坡女部长杨莉明,今天又在网上火了。这次她不再公开谈性事,而是介绍她最近爱上汪峰的歌,还在镜头前用丈夫的照片大秀恩爱、闪瞎了一群网友的眼睛。

今年9月刚获擢升为内政部第二部长的杨莉明,不但被视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核心团队成员,也刚在上星期举行的人民行动党第34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复选中,被增补进中委会。

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同时也是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第二部长的杨莉明最近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在镜头前兴致勃勃地与网民分享了她生命中的诸多最爱。然而,这份率真换来的,却是网友的兴趣恹恹。

网友们纷纷表示对杨莉明的分享不感“性趣”,有位网友更是直言不讳,表示对自家楼下的蟑螂更感兴趣。

看完网友们的留言与评语,得出的结论就是:杨部长的个人宣传彻底失败啊!

究竟杨部长做了什么引起网友的反弹?红蚂蚁反复看了早报网的视频,为大家总结出三个方面。

一、秀恩爱吓坏人

当杨部长被记者问及手机图案屏幕是什么时,她立刻甜滋滋地答说:“是我的爱人啊,就是我的另一半啊!”然后将手机屏幕对准镜头,一边秀出丈夫张永昌(盛裕控股集团Surbana Jurong国际业务总裁)的大头照,一边乐呵呵地说:“哈哈哈,看到了吗?”

20171019-Jo Teo-phone screen image.jpg
(联合早报)

就是这个镜头。

许多还未做好心理准备的观众被突然出现的大头照着实吓了一跳。因为,大头照几乎占据了整个手机屏幕的65%空间。可见丈夫张永昌在杨部长心里占据了很高的地位。看了照片,红蚂蚁非常好奇,张永昌的手机屏幕图案,是不是也以同样比例展示着杨部长笑脸的照片呢?

相比之下,同样任职于总理公署的李显龙总理的秀恩爱就显得比较有趣和甜蜜。

20171019-LHL-happy valentine.jpg
李显龙总理与妻子何晶。(总理面簿)
20171019-Ho_Ching_Lee_Hsien_Loong_2016.jpg
(总理面簿)

秀恩爱是一门高深学问。秀“两个人”还是秀“一个人”,本质上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所要传达的信息也不一样。杨部长在亮出照片之前,可有想过自己想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二、曲高和寡难以拉近距离

看完杨部长介绍她最爱的歌曲:汪峰的《存在》和李键翻唱许飞作曲原唱的《父亲写的散文诗》,第一个念头是:汪峰很可能会在新加坡走红!第二个念头是,为什么部长偏偏选的是两首中国歌手创作的华文歌?

杨莉明是新加坡内阁部长当中少数几位华语说得字正腔圆、表达能力流畅的部长。今年49岁的她在成长期间,新加坡所流行的都是一些台湾华文歌、香港广东歌和本地新谣歌曲。可是,她在受访时所介绍的最爱歌曲却不在上述三个范围内,而是属于”非常大陆“的华文歌。杨部长是想说明,她对中国大陆有一定的认识吗?包括对大陆的流行文化也懂得不少?

《存在》的歌词是这么写的”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我该如何存在。”

杨莉明在镜头前不止一次说道,“歌词很有意思”、“很好听”、“特别喜欢”,但又没有说出喜欢歌曲的理由。部长肯定知道,一个人会不由自主喜欢一首歌,是因为歌词直接唱出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与感情。《存在》唱出一个人在城市中的失落与迷惘,莫非杨部长也有过这样的心情?

另一首歌《父亲写的散文诗》的歌词是这么写的“1984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儿子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狠狠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杨莉明说,她听这首歌“听了尤其想哭”,到底她想起了谁?

在这个网络时代,名人与公众人物所释放的信息都会被媒体与网民加以诠释解读。杨莉明在这里所释放的信息留给大家太多疑问与猜测。

《存在》今年在UFM1003电台的优选1000榜单上排名第990,《父亲写的散文诗》根本不在榜单上。

杨部长喜欢的两首歌都不是新加坡人熟悉的,这样曲高和寡,好像有点难拉近距离啊。

三、无意中透露的信息令人很无语

“面簿上我的粉丝还挺不错的,有接近六万。所以我经常会去看一下。”

本来还想听听杨部长的粉丝如何的不错,如何给她嘘寒问暖,结果听到的却是一个数字。原来她想说的是自己面簿上的粉丝人数很壮观,顺便打个广告提升名气。可是怎么听起来有种炫耀的嫌疑?

好吧,如果与同为第四代领导核心团队成员的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3万5673名粉丝)和最近四个月内两度擢升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9871名粉丝)相比,成绩确实不错。但如果与国会议长陈川仁(9万零426名粉丝)和李显龙总理相比(118万名粉丝),仍有一段距离。

"家人,家人有两个......家人有三个……group"

一开始网友都以为杨部长连家人有几个“人”都忘了,明明她在自己面簿上晒的全家福显示有五个人,她却偏偏说家人有两个、家人有三个,然后拖到句子最后才透露她指的是whatsapp群组。虽然真相大白了,但词句所产生的歧义却给读者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很难轻易抹去。

“用手机的时间加起来总共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吧,很快的呀。”

今年4月份在《海峡时报》上发布的一项关于新加坡人每天电子配备使用习惯的调查报告显示,国人每天平均花3小时12分钟在手机上查电邮、看视频、听歌和使用社交媒体应用等等。

杨部长说她每天只花不超过一小时用手机,是想告诉大家她办事效率超高,还是想表达自己与众不同?无论是何种目的,都是不讨好的,难怪网民不买账甚至怀疑她有没有在说真话。还有网民说,“部长应该少用手机,多做爱”!看来,杨部长的形象已经与“做爱”紧密结合在一起。

国家大事博不到眼球

其实杨莉明部长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所要传达的重要信息是“我国就业情况已从谷底回弹”、同时告诉大家,政府所推行的面向白领人士的专业人士转业计划(Professional Conversion Programme,简称PCP)已取得大跃进,今年上半年成功协助1500名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Professionals, Managers, Executives and Technicians,简称PMET)掌握新技能并转入新兴领域,人数同比翻了超过一倍。

她还说,人力部两年前推出的精益企业发展计划(Lean Enterprise Development Scheme,简称LEDS),至今已有大约5000家企业受惠。

她也引述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一份研究来安慰本地员工,大部分的工作还是不能被机器取代,只有少过10%的工作的整个流程是可以自动化的。

在职场上身兼多职、在生活中身兼多个角色的杨莉明在长达一整版的专访中,有95%的时间都在解说局势、阐明政策,是有正经事要谈的。可到头来,网民记住的却是她那5%的“轻松分享”。看来,国家大事没多少人听得进去,反而是做爱空间、最喜欢的歌曲等等八卦最能吸引眼球,部长真是辛苦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