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辟谣: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更新:
2017年08月25日 21:26

在假新闻四处乱窜的当下,辟谣成了一门江湖中人必须掌握的学问。

在假新闻四处乱窜的当下,辟谣成了一门江湖中人必须掌握的学问,特别是涉及敏感的中国政治新闻。

将在今年秋天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是攸关中共未来五年甚至是更长时间高层人事布局的一场政治盛会。尽管中国共产党讲究党内和谐团结,但实际上各派系人马已在台面下摩拳擦掌。

为了给自家争取言论高地,有关高层人士的各种消息会在十九大举行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开始流出,谁上谁下,何人落马,甚至是前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这类在中国视为“禁忌”的消息会以各种形式在坊间四起,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有人出招,自然也有人接招。谣言产生,视乎需要,也会有“辟谣”作为回应。但与西方惯用的直接通过媒体进行公开澄清不同,在中国封闭政治舆论氛围下的“辟谣”很多时候是隐晦的。如何运用宣传机器让流言当事人“出现”在报道中,从而婉转地扭转舆论态势,甚至让谣言不攻自破,是一门大大的学问。

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健康情况一向是中国网民热衷于讨论的话题。今年5月初又传出这位91岁老人病重的消息,结果你看看接下来是怎么辟谣的:

上海科技大学官网5月5日刊登消息,该校校长江绵恒(江泽民长子)近期前往美国访问。如果父亲病重,儿子还能出国吗?

江爷爷打电话

上海实验学校5月10日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文指,学校当日举行建校30周年校庆活动,校长在当天下午1时接到江泽民亲自打来的贺电。文章写道:“江爷爷说‘虽然我不能亲自来,但是我的心跟你们永远在一起。请徐校长代我向同学们问好,向老师们问好,向实验学校表示热烈的祝贺。’”

巧妙的是,这则原本不起眼的学校新闻在微信推送后,旋即被中国各大主流媒体默契转载。这下全中国人民都知道了,江爷爷打了个电话。真的打了吗?不知道。但是文章这么写了,媒体这么转了,这才是重要的。

“江爷爷打电话”新闻出来后一天,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北京时间5月11日,中共前领导人布赫遗体在北京八宝山火化。布赫病重期间和去世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以及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等,或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其他形式表达哀悼。当晚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相关新闻时,画面特意带过署名“江泽民”送去的花圈。

文章中的三个字、半小时新闻报道中的几秒钟,就够了。

5月28日,一位名为“一只头破血流的狗”的网友在微博上传了疑似江泽民的老人现身上海科技大学的照片。照片中老人虽然有人搀扶,但行动并不困难。虽然相关消息之后被微博屏蔽,账号也不复存在,但照片传出,效果已达到,江爷爷继续“安在”。

20170807jiang.jpg
(互联网)

但别以为“辟谣”就是一定对的,有时候的“辟谣”,反而是“辟了还是假的”,甚至引为笑谈。

休假式治疗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被“休假式治疗”了。

这位重庆昔日的打黑英雄在2012年2月6日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并要求与领馆人员会面,一天后离开,被中国官员带往北京调查。事发当时,现场大批军警包围戒备的照片已通过微博传遍全中国。

没想到2月8日上午,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通过新华网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20170825-Wang Li Jun.jpg
(互联网)

为了辟谣而使用的“休假式治疗”不仅无法起到澄清事件和消减负面影响的功效,反而变得语焉不详,使本就扑朔迷离的剧情愈发神秘。没有多少人相信王立军真的病了,反而是宣传部门欲盖弥彰的托辞。

中国国内媒体无法作深入调查,只能跟着官方说法进行报道。时值十八大举行当年,网民也乐得捕风捉影,根据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断定是王立军出事了,“休假式治疗”旋即成为当年热词,辟谣最终“越辟越乱”。

五年又一轮回,中共十九大就要来了。无独有偶,最近中国发生的热门政治事件主人公也和重庆有关。

中共中央六月底宣布,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不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老部下、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接任。官方通报没有提及孙政才"另有任用",孙政才也没有现身宣布决定的会议。引发外界关注。有传言称他落马被查。

7月24日傍晚,传言坐实。中国官方媒体报道,“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这些“中国式辟谣”真是一套一套的,真应了中国国内火红的那句话:“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