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柔佛的温柔反叛

更新:
2017年10月25日 14:08
Royal Abu Bakar Museum in Johor
柔佛皇家博物馆内部。(互联网)

柔佛王室虽然归属马来西亚,但因为历史因素,其独立性很强,是唯一拥有自身武装力量的王室,也有雄厚的资金。

某日到北部办事,途经沿海公路,忽然心血来潮,驻足观望对岸新山市容,心中不禁油然升起莫名感触。

新马真正是一衣带水,隔着一公里的水域遥想对望,几十年来的历史,彼此从往来没有拘束到一边一国,老一辈很多人都有亲戚朋友,因为种种原因,当初分隔两地,所幸不至于像金门跟厦门那样政治壁垒分明,一隔数十年不相往来。至少在这里,双边往来无阻,只不过两代人的发展下来,经济与社会差距与变化改变了人们的思想观念,难免令人唏嘘。

想到这些,就不免想到近期柔佛当地的政治风波。

就在不久前,某家洗衣店公开表示不做非穆斯林的生意,随即引起柔佛王室的批评,要求店主收回这项规定,还说了“柔佛不是塔利班州”那样的重话,如果店主一定要这样制造隔离,可以自由移民去阿富汗。店主为此公开道歉,并收回这项不合理的规定。

20171025-halal laundry shop.jpg
只做穆斯林生意的清真洗衣店。(互联网)

柔佛苏丹和王室开明

事件引发当地华社不少人的关注,马国华人已经是人口比例越来越少的少数民族。听当地朋友说,长期以来,凡是牵涉到种族、语文和宗教的事务,莫不令人神经紧绷。

这几年随着国际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崛起,马国也出现受到激进思潮影响的人,即便不是恐怖分子,但在行为和言语上,仍然具有一定的威胁性,就像那个洗衣店老板。值得庆幸的是,柔佛苏丹和王室都相当开明,就在最近,苏丹依布拉欣在一场公开演讲中还特别提起他为什么要阻止洗衣店“不洗他族衣物”的行为。他说这不但会引发非穆斯林的疑虑,也对穆斯林本身的形象造成扭曲,让人产生极端、不公、缺乏容忍的印象。

依布拉欣苏丹用钞票做了很好的说明,他说钞票流通过程中被各种人碰触过,包括猪肉贩,“政府是不是要特地为此发出穆斯林专用的钞票?你们自己想想。”

柔佛王室独立性很强

依布拉欣苏丹是柔佛天猛公王朝的第五任苏丹,柔佛王室虽然归属马来西亚,但因为历史因素,其独立性很强,是唯一拥有自身武装力量的王室,也有雄厚的资金。王室成员追溯历史,天猛公王朝具有多重血统,包括华裔血统。或许正是这些原因,使得柔佛王室与其他州属王室相比,在观念上显得更加开明自由。王室成员不仅多次表达对联邦政府政策与措施的不满,特别是关于单一种族垄断的措施,也勇于表达独立自主的意愿。

20171025-Johor Sultan and wife.jpg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和柔佛王后拉惹查丽苏菲雅。(档案照)

柔佛苏丹若争取更大自主权 将酝酿全新“新新关系”?

每当王室要与联邦切割的意见提出来,总是引起舆论一阵关注,特别是华文媒体。身为长堤南岸的子民,总不免设想,如果哪一天苏丹陛下与王室果真下定决心,争取更大的自主权,不知是否将酝酿出一段全新的“新新关系”?

多年来,“新新关系”(多年前,有新山人提出关于新山与新加坡两岸种种关系的形容词)一直是长堤两岸人民的默契,不少朋友偶然谈起,过去总认为不可能,但我相信随着联邦政府失德日盛,加上宗教极端倾向可能变本加厉,开明的柔佛王室可能被迫来到思考的临界点。王室在柔佛子民心目中形象很好,尤其是华人,如果需要诉诸民意,难保不会出现“苏格兰效应”。

设想一下,柔佛州面积1万9000平方公里,几乎等于半个台湾,十几个香港,土地肥沃,物产丰饶。这样的幅员要自给自足完全没有问题。但长期以来很多发展都望弹丸之地新加坡而兴叹,何以至此?不正是人的因素,包括联邦政策、政治人物玩忽职守,才导致许多建设瞠乎其后,连首府新山都日趋破落。

对新山和柔佛人来说,如果能自主,依据王室的建设宏愿,积极招商引资,发展空间不小,而如果能跟新加坡达成某种关系的联盟,结合彼此优势,更可以在国际上出头,经济和文化建设都更有潜力。这相信会得到不少柔佛人的支持。

江水滔滔之瞎想 历史需因缘际会

当然,历史的事情总需要一点因缘际会,但是俗话也说得好,事在人为,如果心理有所准备,时机出现,才能水到渠成。如果全然安于现状,未来当然就没有想象空间。

欧洲已经是发达地区,仍然出现那么多和平追求独立的声音,正是因为地区人民之间都希望争取自己做主的空间,掌握自己的命运。所谓国家民族,如果不能把群体的命运照顾好,照顾兴旺,一个国家民族的存在意义就不免令人怀疑了。如果还长期存在对某一族群不公平的政策和待遇,则捆绑在一起的理由,岂不是像一个错误的烂婚姻,只是一场悲剧?真的值得继续吗?

江水滔滔,夏日炎炎,特別惹人瞎想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