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外交有如在三个鸡蛋上跳舞

更新:
2017年09月25日 15:16
(谢静怡制图)

美国可以公开表态谁是敌友,中国相对而言比较含蓄。新加坡必须更加含蓄,通过高明的外交让国家在越来越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中生存。

小国位处重要战略地理位置,外交工作的严峻挑战性可想而知。

自建国以来,新加坡的外交就如履薄冰,地缘政治处境尴尬夹在两个马来回教大国中间,政府无时不刻强调我们是多元社会,尽量避免自己国家成为区域“异类”。

当亚细安国家陆续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时,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选择我国排在最后。

全方位外交方针没变

中国自崛起后,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不再“韬光养晦”,为我国的外交工作增添了“审时度势”的急迫性。最近李显龙总理“突然”走访中国,被国外许多媒体捕风捉影解读。

觉今是而昨非?

事实上,新加坡的全方位外交方针没变。

三个鸡蛋:中国、美国和亚细安

美国可以公开表态谁是敌友,中国相对而言比较含蓄。新加坡必须更加含蓄,通过高明的外交让国家在越来越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中生存。

我国今天的外交有如在三个鸡蛋上跳舞,中国美国和亚细安(东盟)。

美国新政府虽然有孤立主义倾向,然而破船还有三千钉,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不能小觑,更何况美国尚有成熟独立的行政机制。我国的防务过去几十年与美国军方紧密合作,所以即使他们现在的总统“无厘头”,相关部门继续保持良好互动关系符合外交专业。

越来越难在“雾里看花”

地缘政治影响的优势属于中国,更何况中国是全球经济亮点,一带一路更加如虎添翼,这些都是新中两国关系发展势头良好的基础。

我国是亚细安成员,这个组织内部诸多矛盾分歧而且群龙无首,最应该担当领导的是印度尼西亚,但是这个最大的国家“自顾不暇”。最有资格领导的国家是新加坡,但是我们最忌讳“喧宾夺主”。

作为区域组织,亚细安的发展步伐是缓慢的,因为各个成员国发展状况参差不齐。可是我国的命运必须和亚细安捆绑在一起,至少在这一两代人时间应该还是这样的。

外交政策一目了然我们会很麻烦的,让人雾里看花符合国家利益最大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直是政府延续至今的做法,差别在于,难度越来越大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